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大卫·查尔默斯首谈VR哲学问题 “VR真实性”

2019年06月28日 08:30:36200330网络
哲学家大卫·查尔默斯(David Chalmers)在过去二十年间一直是认知科学领域的思想先驱。查尔默斯的学术生涯始于数学,但慢慢转向了认知科学和心灵哲学。他最终来到了美国印第安纳大学,并在道格拉斯·霍夫斯塔特(凭借《哥德尔 埃舍尔 巴赫——集异璧之大成》获得了普利策奖)的指导下进行研究。查尔默斯的论文《Toward a Theory of Consciousness》最终演变成了他的首本出版书籍《The Conscious Mind(1996)》。或许查尔默斯对哲学最为著名的贡献是“意识的难题”:解释主观体验的问题,亦即每个人心中所演绎的电影。用查尔默斯的话来说,即便“已经解释清楚所有相关功能的效能”,它都会一直存在。

查尔默斯正在撰写一本与即将到来的未来相关的书籍:虚拟现实,通过数字方式上传和保存我们人类的意识,以及人工智能等等。日前纽约大学学生普拉尚斯·罗摩克里希纳(Prashanth Ramakrishna)就这一未来对查尔默斯进行了采访,并通过《纽约时报》进行了发表。

大卫·查尔默斯首谈VR哲学问题 “VR真实性” AR资讯

介于康德主义者和正在自掘坟墓的我们之间,你对未来的看法是如何呢?
我重视人类历史,并且自私地希望它能够继续延续。我们的未来是否依然存在肉体有多重要呢?在某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必须面对这样一个事实,即运行智能的速度比我们自己更快。如果我们希望要坚持我们的生物大脑,我们就有可能被一个拥有超高速,超智能的计算机世界所抛弃。最终,我们必须进行升级。
另一种可能的未来是全新的人工智能将接管世界,而人类变得没有立足之地。也许我们会被降级到某个虚拟世界,或者说物理世界的某个指定区间。但这将是一个二等存在。至少它们可能会保住我们,将我们当作宠物或娱乐,或者就看在历史的份上。这会是一个令人沮丧的结果。也许它们会让我们进入虚拟世界,我们永远不会知道,我们会忘记所有这一切。也许这个未来已经发生,我们现在正生活在其中一个虚拟世界。怎么说呢,这样看来也不是那么糟糕嘛。
现在可能是定义虚拟现实的好时机,因为“虚拟”这个词存在多种使用方式。
“虚拟”这个词最初意味着“虚假”或“仿佛”。虚拟领带意味着这“仿佛”是一条领带。但经过多年的演变,“虚拟”这个词已经发生了变化。现在它意味着“计算机生成”。
更准确地说,现实世界的功能表征能够在虚拟现实中找到了它的模拟吗?
对于你的问题,我的理解是:正常的现实在何种意义上可以视为真实,虚拟现实可以这样真实吗?这是一个重大的哲学问题。伟大的爱尔兰哲学家乔治·贝克莱曾说道:“存在即被感知。”如果某个东西看起来像鸭子,听起来像鸭子或逐日此类,那它就是鸭。这是一种唯心主义:世界存在于你的大脑里。
但主流的观点是,现实存在于你的大脑之外。对于真实,你需要的不仅仅是表象。你需要一些深层的力量或潜能。伟大的澳大利亚哲学家塞缪尔·亚历山大曾说过:“凡是真实存在的都是具有因果效力的。” 。菲利普·K·迪克曾经说过,“现实是当你停止相信它之后却依然存在的。”如果存在独立于你思维的东西,具有因果力,而且你可以通过所有这些方式进行感知,对我来说,你在很大程度上属于真实。
至少从理论上讲,虚拟现实中的事物具有所有这些属性。假如你位于虚拟世界之中,这里存在你可以感知到的对象。在虚拟世界中,即使我不在左右,虚拟大树都能够倒下。虚拟大树具有因果力。虚拟大树倒下可以给人们带来体验。虚拟现实只是一种不同的现实形式,但它仍然是完全真实的现实。
一般的直觉都是认为虚拟现实只是实例化的幻想,为什么你认为事实恰恰相反呢?
这要追溯至非常遥远的哲学历史。笛卡尔曾过:“你怎么知道现在是不是有一个魔鬼正在欺骗你,令你相信根本不存在的东西。”笛卡尔的魔鬼寓言与虚拟现实的问题有点像。现代版本的说法是‘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黑客帝国里面呢?你怎么知道你不是在一个一切看似真实但实际不然的计算机模拟中呢?’诸如《黑客帝国》这样的电影都能够轻松令你相信‘这并不对劲。这不是真实的。不,这一切都是虚假的。’。
认为虚拟现实并非真实的观点源于一种已经过时的现实观。在伊甸园中,我们认为原始空间中嵌入了一个原始的红色苹果,仿佛一切都如同肉眼所看一样。现代科学告诉我们,世界并非如此。颜色只是由物体的物理反射特性所产生的一束波长,并在我们身上产生了某种体验。凝性?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真正的实体。事物大多是空白的空间,但它们具有在我们身上产生凝性体验的因果力。甚至空间和时间也逐渐被物理学所解释,或者至少被归结为更简单的东西。
物理现实现在看起来很像虚拟现实。你可以采取这样的观点,‘它比物质现实更糟糕。因为这不是真的。’但我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事实证明,我们认同所有这一切并说:‘好吧,事情与我们想象中不同,但它们仍然是真实的。”这应该是对待虚拟现实的正确态度。代码和硅电路只是形成现实的另一个底层基板。置身于计算机生成的现实之中比当代物理学告诉我们的事实更糟糕吗?量子波函数具有不确定值?这似乎与虚拟现实一样空洞,而且没有实质性。但怎么说呢,我们已经习惯了。
如果说虚拟现实不仅仅只是一个替代现实,而是我们通常所存在的现实的次现实,这是否可以呢。
我认为这没有错。这是一种多元宇宙。这不是说不存在一个客观现实。也许有一个客观的宇宙,而它包含存在的所有一切。但也许有这样一个一级宇宙,人们在其中创造了模拟和虚拟现实。也许有时候模拟之中又存在模拟。谁知道有多少个次级呢?
我曾经推测我们正处于第42级。还记得《银河系漫游指南》吗,他们编写了一台旨在寻找有关生命,宇宙和所有一切的终极问题的答案的计算机。经过多年后,计算机说,‘答案是42。’有什么问题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它成为了终极问题,而且答案只是一个简单的数字呢?也许这样一个问题是‘我们现在正处于什么样的现实级别?’
你是否认为这些虚拟世界能够追溯自己的历史轨迹呢,包括政治系统的演变,文化的演变或诸如此类?我的直觉是它们可以做到。
已经出现了一些复刻政治哲学历史的虚拟世界。在90年代初,MUD起初是一种独裁统治或无政府状态。有一个人创建了它们,这个人就是独裁者。 然后他任命了一些巫师,而他们就是贵族。但巫师并不想要所有这些力量,所以他们把它交给了民主。现在大多数虚拟世界都是由企业所拥有和统治的公司王国。例如,林登实验室是《第二人生》的所有者。
但这产生了问题。物质现实属于大家。没有任何独裁者可以随意打开或关闭它,或任意改变规则。缺乏民主是虚拟世界的重大风险吗?
当然,未来会出现许多虚拟环境。我不确定我们是否应该这样看,‘你选择你的虚拟世界,然后你将一直接受拥有它的公司所管控。’更有可能的是,我们会非常频繁地切断和切换许多不同的虚拟世界。你有一个虚拟世界用于工作,一个用于娱乐,另一个用于教育。赛博空间没有统治者。这是威廉·吉布森对虚拟现实的定义。
最后,我想知道你是否认为文明最终将从物理现实过渡到虚拟现实。我们谈到了虚拟现实,物理现实和虚拟现实之间的瞬态边界。这个房间的灯光会熄灭吗?
如果是,这会令我感到非常惊讶。物理现实是零级现实,你总能够在这里找到资源。我认为我们总是需要越来越多的资源。‘让我们炸毁太阳并用它来为我们的电脑供能吧。等等,这还不够!我们将需要前往银河系的其他地方。’你很容易想象将出现围绕资源展开的技术军备竞赛。这样的事件需要以某种方式接触外部世界。
我可以很容易想象的是,99%的人口生活在虚拟世界中,特别是如果物理世界因核战争或可怕气候变化而崩溃之后。虚拟世界将更加有趣和愉快。会有人喜欢生活在零级世界,就像有人喜欢生活在城市,有人喜欢生活在乡下一样。我们现在社会的城市化进程正在不断加速,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住在这个城市。也许我们会有一个越来越虚拟化的社会,但这并不意味着每个人都将被虚拟化。
我不认为虚拟世界会成为解决人类问题的灵丹妙药。它们会像互联网一样,既会带来美好的事情,又会导致糟糕的事情。我的预测是,它们将有足够的空间来应对人类的各种要求。从这个意义上讲,它至少能够与物理现实相提并论。也许我们将能够找到一些独特的方式来令虚拟现实变得更好,并实现更多的自由,更多的公正。或许我们做不到。但我认为这至少是一个敞开的且令人兴奋的未来。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