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2019年06月19日 20:57:55237910网络

谷歌你给句痛苦话,你到底爱谁!

正文共 3760 字 11 图;预计阅读时间  10 分钟 

说起谷歌,大家必定不会陌生。Chrome搜索引擎、YouTube、谷歌助手、Pixel手机、安卓……一系列关键词无一不印证着谷歌在互联网信息时代,为人们带来的极大贡献。于此同时,在VR/AR领域,谷歌也是早早入局,却因其风向来回转变而让人捉摸不透。

谷歌近7年的VR/AR纠葛

早在2012年,谷歌便推出了其首款AR智能眼镜Google Glass。但2年后,谷歌搁浅了Google Glass的研发,关停了所有推广Google Glass的社交媒体账号,并加入三星之列发售Cardboard“手机VR”,正式标志其进入VR领域;2016年,谷歌又发布了Daydream VR平台,并上市了Daydream View VR。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1张

然而就在大众期待Daydream VR一体机时,谷歌却在2017年推出了苹果ARKit的竞争对手ARCore平台,让人不禁怀疑谷歌是否又将重回AR领域。谷歌随后的动作,彻底印证了这一猜想:Daydream VR平台更新寥寥无几、终止IMAX VR摄影机项目合作等。

在谷歌挣扎近两年左右的时间后,最终宣布将于今年6月28日关闭Google Jump、于2019 I/O大会上更新大量AR功能却“只字不提VR”、表示Google Glass企业版回归……直到谷歌对外宣称《Movies & TV》应用不再支持Daydream,VR在谷歌内部的地位已完全败于AR。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2张

谷歌的心飘忽不定,也让大众一脸莫名。这不禁让小编想起了有趣的“墨菲定律之排队”,谷歌是不是也因这种心理,所以无论站哪队都觉得另一队快呢?带着这样的好奇,小编回顾了这些年谷歌在VR/AR上的布局及遭遇的市场影响,对VR/AR呈现“一个走向沉寂,一个却欣欣向荣”的奇怪现象进行了探析。

谷歌迷茫的VR

从上文我们可以看到,VR被夹在中间成为了AR进阶的过渡期。

  • 手机VR也曾辉煌

在2014年I/O大会上,谷歌展出了手机VR Google Cardboard。可以说,谷歌VR的兴起便始于此,但也终于此。2014年至2016年是谷歌VR的辉煌时期,设备成本不足十元,任何人都可以根据谷歌公开的图纸用透镜、磁铁等材料DIY,放入适配手机即可实现初级VR体验,至2016年初就实现了500万的销量。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3张

但这款被定义为“一个推广VR技术的大使”的设备,虽因低廉的价格完成了这一使命,但也因过于简洁、体验好坏完全依赖手机等缺陷,不足以成为谷歌统治VR市场的工具。

是以,2016年的I/O大会,谷歌发布了全新的移动VR平台Daydream,希望能用优质的VR体验留住尝鲜者。但谷歌似乎太过于自信,或者是对VR市场太过小瞧,Daydream依旧依赖手机(谷歌规定的高端智能手机)。而在当时,Oculus、HTC等VR大厂则早已针对脱离手机的高端VR体验进行研究。不过,那时恰逢VR元年,Daydream也还是给谷歌带来了不错的收益,在短短几个月内便实现了26万出货量(据Superdata数据)。

  • 被市场抛弃的手机VR

然而,随着消费者兴趣的走低、高端VR体验的PC VR设备兴起,2017年至2018年,手机VR销量急剧下降。Super Data数据显示,2016年VR设备出货630万台,其中手机VR阵营的三星Gear VR出货450万台、谷歌Daydream View 26万台;PC VR阵营的PS VR出货75万台、HTC Vive 42万台、Oculus Rift 24万台。2017年,Gear VR出货量降至371万台、Daydream View降至15万台;PS VR升至169万台、Oculus Rift升至32万台。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4张

直到2018年,手机VR再也不能满足消费者的体验需求,也再难与PC VR和异军突起的VR一体机相抗衡。去年,PS VR出货130万台,Oculus Go出货110万台,HTC Vive出货20万台,Oculus Rift、HTC Vive Focus各出货10万台;Gear VR出货量降至60万台,而Daydream View已榜上无名。

  • 手机VR怎么就凉的这么快?

手机VR怎么就凉了呢?只能“怪”VR市场变化发展的太快。谷歌确实开了个好头,以全面普及的智能手机向大众推广VR技术,但此后谷歌就希望能以自己的产品引领大众的口味,这就有些“自负”了。

市场巨大的改变,让产品形态、体验相较于多年前的Cardboard有着飞跃性的提升。而谷歌提供的廉价体验,从本质上缺少了VR最重要的交互感。手机的主要作用是通信,而VR看重的捕捉、定位等模块,无法在手机得到充分的发挥。“缺胳膊断腿的VR”或许可以引起大众的兴趣,但最终在VR走向成熟的过程中必然会被淘汰。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5张

其实谷歌并不是不知道手机VR是VR过渡期的一种形态,但谷歌失败的点在于没有足够的想象力和研发野心,或者是将VR当成了其推广高端智能手机的工具。同时,Daydream也没有完善的生态平台,在手机方面,兼容的局限之大;在一体机方面,采用Daydream的主要VR头显也仅有联想Mirage。缺乏硬件,谷歌VR入口平台之Daydream也终将难以维系。

寻寻觅觅,复又重归AR

与开局大势但后续乏力的VR不同,谷歌的AR业务虽然开局不利,但却逐渐摸清了门路找到了正确方向。

  • ARCore

2012年,因价格过于高昂、低迷的市场接受度,谷歌推出的AR眼镜Google Glass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正因如此,谷歌才停售了Google Glass并推出了Cardboard。和我们预想的不同,谷歌其实没有停滞AR的研究。相反,谷歌早在苹果发布ARKit之前,便亮相了谷歌Tango原型机。但时机错失,被苹果抢先在大量移动端设备上使用ARKit,迫使谷歌不得不停止了Tango项目,转而推出ARCore。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6张

ARCore并没有辜负谷歌的期望,甚至从此开启了谷歌在手机AR领域与苹果平分秋色的时代。根据谷歌在2019 I/O大会上公布的数据,ARCore应用已超1000个,支持设备超过4亿台。

AR与手机似乎有着天然的匹配能力,通过手机的摄像头能展现出AR的特性。在此基础上,谷歌还融入了在人工智能方面的优势。例如,新版ARCore在光估测的API中增加了环境HDR光照效果,增强虚拟模型的真实感;利用Google Lens功能拍摄美食会显示菜谱,拍摄收据会计算费用等。

  • 第二代Google Glass企业版

于此同时,谷歌还将第二代Google Glass带回了B端。这款产品依旧采用眼镜形态,搭载高通专为VR/AR设计的骁龙XR1计算平台,支持USB-C充电功能,将应用于物流、制造、医疗等行业解决方案。

2012年,Google Glass最终停产的原因主要有三。

(1)没有经历过B端市场的工业、商业应用,却突然冒进C端。谷歌找错了AR硬件切入市场的正确角度。

(2)产品设计没有符合人体工学,不适合使用者长时间的佩戴。而且视场的狭窄,仅能呈现十分有限的信息。

(3)隐私的泄露,这在当时颇受诟病。设备以“社交”概念推出,太过先进的理念与欧美隐私保护形成冲突。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7张

如今,第二代Google Glass企业版是否能得到市场的喜爱还尚不知晓。但看到谷歌给产品的定位已然解决了第一个问题,不过要在B端立稳或许还要多关注单目设计的局限。至于重回C端,小编认为无需操之过急。参考同类型的微软HoloLens便十分明确自身定位,并表示不会在技术成熟之前推出消费者版。而社交理念,鉴于VR从形象到背景都是虚拟,会相比起AR来说更适合。

谷歌VR终将“白日梦醒” 全力转战AR领域 AR资讯 第8张

单从目前已知消息来看,这款让谷歌纠结7年的产品应该不会像Cardboard那样转瞬即逝,但能否成为爆款产品,甚至成为新一代计算平台的流量入口,还需要更长久的检验。

而对于曾经辉煌过的VR来说,相比起AR现在的地位,颇有些默默无闻之势。但这并不代表着谷歌在VR上已经无路可走。相反,从谷歌这7年来在VR/AR上的来回折腾,可以看到谷歌就是一个擅长快速包装创意成项目,在运营过程中舍错留对的公司。谷歌也曾在AR上经历过关闭平台、停售硬件等坎坷,或许这一次的“白日梦醒”会是谷歌真正在VR崛起的起点。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