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白日梦碎”的谷歌VR之后,AR开始发光了

2019年05月09日 08:27:5434730网络

多年之后回想起来,当时给项目起名白日梦(Daydream)可能会让谷歌VR/AR部门主管Clay Bavor后悔不已。刚结束的谷歌开发者大会上,曾经在占有重要Keynote的Daydream VR销声匿迹,“最大的消息就是没消息”,外媒幸灾乐祸的挤兑“白日梦碎”的谷歌VR。

说话有点大舌头的Bavor的VR凉了,但是它的小兄弟,AR开始发光了。

同一场大会上,谷歌曝光已在搜索中加入AR效果的展示,用户甚至可以将3D模型放到周围的环境中来进一步观察,当一个摇头摆尾的大鲨鱼出现在屏幕中时,观众席发出阵阵叫好。谷歌的另一个10亿级App,谷歌地图应用,现在可以让用户在实时街景中显示目的地的方向,一个硕大的箭头立在路中央,为路痴患者保驾护航。

谷歌大会前一天,微软在西雅图的开发者大会闹了个不大不小的笑话,工业光魔ILM首席创意官John Knoll和科技记者Andrew Chaikin在展示HoloLens的MR演示时不幸失败,匆匆退场。不过,好在之后Spatial为微软Teams制作的MR混合现实办公的Demo效果卓然,为HoloLens赚回了印象分。

当VR依然陷在泥淖中不能自拔时,AR再一次轻快的迈步向前,至少两大科技巨头是这么认为的。

“白日梦碎”的谷歌VR之后,AR开始发光了 AR资讯 第1张

编辑

眼镜没了Core还在

研究显示,文字、图片、模型,同一个主题,根据使用渠道的不同,人们对该主题的理解也不同。从学习角度来讲,3D模型的学习效果是最好的。很显然谷歌学到,并且要着手来进行实践了。

谷歌大会上展示的案例是在Google搜索引擎中搜“肌肉”这个词,你不仅会得到维基百科对肌肉的解释,肌肉的彩色解剖图,现在还能看到一个动态、立体的3D模型,向用户展示肱二头肌的收缩过程,活灵活现的告诉你,什么叫肌肉。肌肉可能不太养眼,换成鲨鱼之后, 效果好了不少,观众都乐了——谁不喜欢鲨鱼?更有趣的是,你还可以把这些3D模型放在自己的桌上观赏,当然是通过手机的屏幕。

虽然观众鼓掌很大力,但其实类似展示已经出现有几年了。自从推出ARCore开发者套件后,谷歌一直努力和教育机构、艺术机构以及博物馆等方面合作,制作不少教育和艺术项目。如果猜测没错的话,这些3D模型可能来自这些项目的积累?接下来的问题是,其他的搜索条目的3D模型,要由谁来做?谷歌还是第三方公司,或者是让用户产出“UGC”内容,审核标准是怎样的?很期待谷歌对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了。

“白日梦碎”的谷歌VR之后,AR开始发光了 AR资讯 第2张

编辑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验,通过地图找到了离终点最近的地铁站,除了地铁却完全没搞清向哪边走。现在好了,谷歌地图中也加入了AR效果,硕大的方向箭头指明了目的地建筑物的方向,路痴患者再也不用担心不知道怎么走了。唯一需要担心的是,用户别因为只注意AR效果,而没能留意路上的车辆。

理论上,谷歌应该是科技巨头中在AR方面进展最快的,如果不是Google Glass在C端市场“英年早逝”的话。当然你也很难责备搜索巨头,毕竟当时这些酷项目孵化自两位创始人带领的Google X团队,剑走偏锋是正常的。不过在VR项目折戟之后,谷歌目前在AR和MR方面就变得相对保守。对于谷歌来说,可能Pixel手机和Nest Hub智能印象更接地气,更好卖一些,而且,AR同样能用在这些设备上。

“白日梦碎”的谷歌VR之后,AR开始发光了 AR资讯 第3张

编辑

登月失败 协作成功

用AR自己加印象分的可不止谷歌。

谷歌大会前一天,5月6日,微软开发者大会,当戴着HoloLens 2的科技记者Andrew Chaikin在背景是宇宙星空的舞台上伸出双手时,按照计划,在他的AR头显和舞台中央,将会出现Apollo 11号火箭的3D模型,这个小小的AR模型会重演上世纪经典的阿波罗登月之旅。可惜的是,几秒钟过去了,什么都没有发生。

观众看到的,是两个中年白人男性,戴着HoloLens 2头显呆呆站在舞台中央,一个还伸着双手。几秒钟之后,两人匆匆走下舞台。

“看起来,好像展示这个Demo比登月还难。“不愧是记者,Andrew Chaikin之后这么给自己解围。当然,你其实也可以这么理解,微软的这个Demo不是用事先做好的动画特效忽悠观众,就像香港歌手陈奕迅用演唱会忘词来提醒大家自己是在真唱——大微软开场是实打实的现场效果。当然,投中网觉得更有可能的是,HoloLens 2本就是B端产品,展示时候出问题,其实还挺正常的。

玩笑归玩笑,HoloLens 2还是目前能找到的最好用的AR眼镜,对于微软来说,这款设备也是公司重要的“边缘计算”设备,毕竟错过了移动时代的微软在移动端相对乏力一些。名为Spatial的开发者团队,为微软的工作协同项目Teams制作了一个炫酷的Demo展示。两个异地的同事,通过HoloLens 2可以共同浏览并修改同一个3D模型,即便没有AR眼镜,使用手机和PC端,同样可以加入协作,覆盖全终端。

虽然没有Spatial的Demo这么阳春白雪,但事实上,不少大型汽车主机厂、大型工厂都开始使用HoloLens设备作为训练以及协作工具,更不用提媒体曝光的微软和美国军方的10万台超大订单。当消费端AR只能小打小闹的时候,B端AR早已经开始走起流水了。

登月虽然失败了,但是在接地气的To B端,HoloLens可是成功的很。

今天早些时候,国内AR公司亮风台声明获得1.2亿元融资;两个月前,另一家国内AR创业公司Nreal宣布获得1600万美元A轮融资。随着VR浪潮发展几年之后,AR的长势显然已经好过了同门师兄。估计下个月的苹果开发者大会上,AR也会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