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Digi-Capital 深刻反省,2021年AR-VR总产值降至1080亿美元

2017年01月14日 21:35:441075690YIVIAN

 Digi-Capital 深刻反省,2021年AR-VR总产值降至1080亿美元 AR资讯 第1张

现在随着AR-VR市场开始浮现,相信大家跟YiVian一样已经看到了VR/AR在现实市场中的表现和主要科技公司的战略布局,而这改变了很多人对VR/AR发展的看法。Digi-Capital曾在2015年预测,到2020年AR/VR总产值将达1500亿美元,现在他们也进行了一次深刻反思。Digi-Capital最新发布的“Augmented/Virtual Reality Report 2017”指出,移动AR将会成为VR/AR发展的主要推动力量,到2021年AR-VR总产值将达1080亿美元,AR将占830亿美元的比重,而VR为250亿美元。

以下是Digi-Capital最新发布的关于AR-VR市场及发展的博文。

“VR会是很大的市场,AR将会是更大的市场,并需要更长的时间。”我们(Digi-Capital )两年前就已经在这样子说,而这句话也成为了普遍共识。

1. 去年做对了(错了)什么?

让我们从不那么快乐的时光开始。无论是出货量低于预期还是发货推迟,Facebook(Oculus Rift)和HTC(Vive)在发展初期都遭遇了挑战。Oculus在发售之初并不包括Touch控制器,该设备最终以199美元的价格单独上市,而非与Rift进行捆绑(整体系统价格达798美元,跟HTC Vive类似)。因为新的Gear VR可兼容三星最新的旗舰设备Galaxy Note 7,这台手机被视为其进军移动VR的力量,但最终却化为乌有(爆炸了)。成功完成14亿美元融资的Magic Leap却饱受质疑,被指责只是通过大量的营销技巧和不切实际的愿景来吹嘘炒作自己的产品。

幸运的是,任天堂/The Pokémon Company/Niantic推出的《Pokemon GO》取得了突破性的成功,即便他们根本没有预料到。《Pokemon GO》在发行头三个月就实现了6亿美元的移动AR营收,在2016年的营收比整个VR游戏软件市场还要多。虽然这有着一个非常特别的背景,但跟主要科技公司的移动AR战略有直接的联系。

还有索尼的PSVR,和去年低调的成功者谷歌。谷歌已经推出了Daydream View移动VR头显/控制器,以及第一台Tango移动AR手机。对AR市场有着更大帮助的是Snap的Spectacles,虽然这不算严格意义上的AR。

2. 2016年总产值差强人意

VR/AR在2016年的表现并不足以改变市场的轨迹。在去年年初,Digicapital预期2016年可以实现44亿美元的VR/AR营收(38亿美元VR,6亿美元AR)。但去年VR的实际营收仅为27亿美元,而AR依靠《Pokemon GO》的强劲表现达到了意外的12亿美元营收,在2016年,VR/AR市场的总营收为39亿美元。

但过去12个月从根本上重塑了市场的发展轨迹。

3. VR市场格局变了

移动VR仍然是主要的普及力量,谷歌已经从Cardboard时代转向Daydream View。不过,三星在去年的困境意味着移动VR并没有取得本应拥有的飞速发展。比2016年预期更小的安装基数降低了平台需要扩展的网络效应,这可能会减慢发展的步伐,需要另外6到12个月的时间。移动VR的市场将会很大,但或许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实现。

索尼的Playstation VR和微软即将推出的Windows 10 VR头显将会成为VR推动力量,其价格点和性能适用于“爱好者”(低于400美元)市场。在299美元起这个价格点下,微软提供的inside-out追踪(源于HoloLens)将会改变一切。此外,微软的设备不需要一台全新的PC驱动,这将使它成为一款真正的消费产品。

因为较高的价格水平和平台配置要求,Facebook和HTC的市场有可能被索尼和微软挤压,只能局限于“专业”级别的小规模市场。这就像深海的鲸鱼只能生活在狭窄的海沟,除非价格能够发生质的改变。

4. AR的挑战

对于《Pokemon Go》,苹果的库克曾表示:“(《Pokemon Go》)这表明增强现实很棒。我们已经向这个领域投入了很多,我们也会继续投入。从长远来看,我们很看好增强现实。”而谷歌的桑达尔·皮查伊、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和微软的萨提亚·纳德拉都曾赞扬过这款游戏,认为《Pokemon Go》是AR在早期的主要胜利。

但AR要进入大众消费市场仍需克服5个挑战:(1)杀手级设备(即苹果质量的设备,无论是由苹果还是其他人生产的产品);(2)全天续航;(3)移动连接;(4)应用生态系统;以及(5)电信交叉补贴。虽然似乎目前大多数的目光都放在杀手级设备上,但有另外两个挑战尤为难以克服。

直到电池技术出现重大突破之前,一款轻量级的AR智能眼镜如果不通过电池组或热插拔电池的供电是很难处理大功率任务(企业客户可以接受,但难以向普通消费者推销)。这并非一个微不足道的问题。此外,在安装基数达到一定规模之前,让开发者把重注赌在这个全新的平台以打造一个生态系统存在极大的风险。所有新的科技平台都会面临“鸡还是蛋”的问题。

那么诸如苹果、谷歌、Facebook和微软这样的巨头,以及其他所有的AR智能眼镜初创公司将何去何从呢?

5. 移动AR的潜力

移动AR可以克服AR在短期内面临的五大挑战。马克·扎克伯格认为,“手机可能会成为主流消费者平台,其中很多这些AR功能将成为主流,而不是以眼镜形式戴在人们的脸上。”

智能手机解决了AR进入大众消费市场所面临的四大挑战:全天续航;移动连接;应用生态系统和电信交叉补贴。此外,你或许已经拥有了杀手级设备(iPhone,三星或其他优秀的安卓手机),只是还不具备相应的传感器和软件而已。

《Pokémon Go》让我们睹见的移动AR的潜能(尽管业内人士并不认为这是真正的AR)。真正意义上的移动AR所迈出的第一步是谷歌与联想推出的Tango AR手机。虽然这台设备不像是移动AR所需要的杀手级设备,但这为移动领域指明了新的技术方向,苹果、三星和其他厂商可以以此来 振兴和创新这个发展缓慢的智能手机市场。

这时移动AR的秘密武器就能派上用场:迭代周期。

6. AR手机成主流

Digi-Capital 深刻反省,2021年AR-VR总产值降至1080亿美元 AR资讯 第2张

 

大多数移动市场已经饱和,销售主要来源于消费者定期的更换手机,尽管不是真的需要,但这就是我们。不过,迭代周期已经从两年上升至三年,这也令苹果、三星和其他厂商十分头疼。经过近十年的优秀表现后,苹果iPhone在去年出现了销售量和营收的双重下降。三星高级副总裁金铉浚表示,即使市场停滞不前,只要我们不犯错误,就可以“确保基本利润”。当然他说这句话的时候还没有发生Galaxy Note 7事件。智能手机是一个成熟的市场,需要创新以重燃增长。

因此,苹果收购Metaio并不是偶然。市场猜测苹果已经安排了核心团队研究新的技术。同样,三星的Sung-Hoon Hong博士谈到了三星的“光场引擎”可以产生“极其逼真的”全息图,而增强现实比虚拟现实有“更好的业务发展潜力”。此外,高通的Seshu Madhavapeddy说,其旗舰处理器可以支持基于智能手机的AR,可实现更低的能耗和和更小的形状因子。

苹果和三星都尚未公布他们的移动AR计划,但我们猜测他们可能会在2018年推出支持AR的智能手机。其他的手机厂商可能也会紧跟其后。如果今年的iPhone 7S和Galaxy S8能够成为一台标准的AR手机,那么明年的iPhone 8和Galaxy S9将会成为大规模移动AR的曙光。这种方法的优点是,它不要求消费者做什么事情,只需像往常一样更换他们的iPhone和三星手机即可。如果一切顺利,AR手机可以成为新的热点,推动移动市场的增长。当你可以拥有一个神奇窗口的时候,谁还想要以往老旧的智能手机呢?

7. 不可忽视的智能AR眼镜

但我们一直期待的真正意义上的AR智能眼镜到底在哪里呢?

虽然你现在可以从ODG、Meta和其他厂商处购买到智能眼镜产品,但AR智能眼镜的5大挑战或许在2019年之前都不能得到解决。智能眼镜市场的领头羊会继续专注于“企业”(1500美元以上)和“专业”级别(1500美元以下)市场,直到他们可以完全取得你的智能手机,并提供一个完整的应用生态系统。在未来几年的时间里,一体化智能眼镜可以打造一个高端市场,你可以自行决定要不要购买。当智能眼镜可以抢占智能手机的销售时,转折点将会来临。

苹果、三星和其他厂商将会进军智能眼镜市场,这是移动AR的自然发展。他们有可能会像智能手表一样推出产品,作为智能手机的外设。谷歌、Facebook、Snap、中国的BAT(百度、阿里巴巴和腾讯)也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

8. 下一步是什么

Digi-Capital 深刻反省,2021年AR-VR总产值降至1080亿美元 AR资讯 第3张

 

下面先让我们看看主要厂商的潜在策略。结果可能会有变化,所以我们将随着事情的发展不断审视自己的观察。

Facebook是VR/AR最大的单一投资者,他们以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并至少还投资了5亿美元。该公司已经将Oculus拆分为PC和移动部门,并展示了两个不同的VR社交平台。因为价格问题,Oculus的PC VR部门似乎仍会专注于VR专业级别和发烧友市场,所以目前难以发展成Facebook大小(即100万到数十亿用户)的资产。Facebook可以将Oculus PC VR部门作为高端测试平台以支持移动VR/AR,又或者将其转出(比如谷歌和Niantic);合并(可能整合高端PC VR市场);直接出售。

Oculus的移动VR部门将继续运营三星的Gear VR应用商店,并推动Gear VR创新。马克·扎克伯格已经说过他相信移动AR。但作为一个非手机制造商,Facebook可以坚持布局该市场的软件端。鉴于其作为“快速跟风者”的记录,我们最终可能也会佩戴Facebook的“Spectacles”。

其端到端的硬件、软件、应用商店、开发者和零售生态系统,苹果可能会成为推动移动AR发展最主要力量。尽管蒂姆·库克已经表达过对AR的热情,但该公司仍然对自己的计划秘而不宣。其实苹果需要的只是一些额外的传感器、集成Metaio的软件和认真的态度。如上所述,我们预测苹果会在明年入局。对于苹果的客户来说,购买具有AR功能的iPhone不会产生边际成本。因为无论如何,他们还是要购买一台苹果的产品。

培育一个日益增长的应用和开发者生态系统是苹果的第二个任务,所以把智能眼镜作为iPhone外设可能是从苹果针对移动AR市场的下一步计划。看上去苹果暂时还不会通过一体化智能眼镜来取代你的iPhone。

虽然发生了Galaxy Note 7事件,但三星很有可能会继续成为移动VR的主要力量。但对三星移动VR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完全的生态系统,因为掌控Gear VR应用商店的是Facebook。在移动AR市场,三星应该会坚持硬件领域,而让其他人驱动应用商店和软件端。跟苹果一样,三星的AR智能眼镜应该也会作为三星手机的外设。

由于较高的价格点和配置要求,微软的HoloLens目前正专注于企业级市场,看情况微软在短期内都不会进军消费者市场。所以,虽然你可以在HoloLens上玩《我的世界》,但也仅仅只是作为的“研究”的一部分而已。微软的Windows 10 VR将会改变PC/主机 VR市场,因为其配备了inside-out追踪功能、有着亲民的价格和平台要求、以及该公司坚持与Windows合作伙伴惠普、戴尔、联想、宏碁和华硕共同生产硬件。另外,微软很有可能会让Windows VR头显与Xbox One Scorpio打包上市,以推动主机VR的发展。

然而,除了《我的世界》之外,微软在移动VR/AR领域的方向并不明确。直到一个清晰的战略浮现之前,萨提亚·纳德拉的微软都有可能错过VR/AR平台的转变,就如同史蒂夫·鲍尔默的微软错过智能手机一样。

在谷歌眼镜的失败之后,谷歌正在VR/AR市场中做“最谷歌”的事情。对于VR探险者,Cardboard是进入VR的低风险入口,而Daydream View可能会成为移动VR的领头羊(无论是由谷歌还是其他厂商能够生产)。谷歌的Tango策略让其走在移动AR革命的最前沿。不过,苹果与谷歌在移动VR/AR的对决最终可能会演变成iOS vs 安卓的局面:苹果占据拥有巨大利润的端到端移动AR生态系统;谷歌则允许一个更大的开放式移动VR/AR生态系统以推动其核心搜索广告和Google Play的收益。有人猜测会出现一个Tango/Daydream标准,把Tango的传感器应用于VR。这或许需要新的形状因子,而且现在调用潜在的谷歌眼镜2代或许还为时过早。

Digi-Capital 深刻反省,2021年AR-VR总产值降至1080亿美元 AR资讯 第4张

 

在主机/PC VR市场,索尼将会继续通过PSVR驱动核心游戏的营收,而HTC的汪丛青会考虑如何让HTC Vive的价格变得更为亲民,HTC或许会采用Facebook风格的双PC/移动VR战略来进军移动AR市场,但他们需要扩大核心的智能手机市场份额。英特尔的Project Alloy VR一体机会在今年下半年上市,预计将会搅动VR专业级别市场。

那么所有这些令人感到兴奋的VR/AR初创公司呢(包括Snap)?这还是留待下回分晓吧。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