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VR/AR+教育 什么产品真能进课堂

2016年07月16日 15:41:588600

当VR/AR开始风靡,投资机构、硬件公司对于“VR/AR+教育”这块应用领域开始推崇后,无数人预言着教育革命即将到来。

无可否认,“VR/AR+教育”确实是人们心目中未来可期的领域。但实际情况是,新的科技处于早期阶段,国内公司企业对“VR/AR+教育”的落地,似乎并没有大家期待的那么赤诚,只是简单的试水。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让新科技更高效地引起孩子们的兴趣?究竟什么样的产品才适合进入课堂?7月13日,虫洞VR沙龙邀请处于“VR/AR+教育”行业生态链顶端的研究机构和企业代表前来分享和讨论。

Flash演示不出真实体验感

VR/AR可以

可适用VR/AR技术的学科有很多,目前已经可以对物理、化学等科目进行相关演示。比如要解释牛顿第一定律,可以通过立体图像展示四辆小车在毛巾、棉布、木板和玻璃材质的表面上行驶,学生可以观察哪一辆能跑得更远。在交互方面,学生也可以随意更改参数,研究不同材料的摩擦力大小对运动的影响。现实生活中找不到摩擦系数为0的材质,使用VR/AR技术就能轻易实现。

再比如化学科目,一个立体氢原子核,周围有一个电子;一个氧原子核,周围有八个电子。学生可以通过AR技术直接用手把氢原子和氧原子组合在一起,就变成了水分子。学生用手把水分子托着放到高处,就变成水滴。这所有的状态的改变,都是以立体的形象脱出于课本之外。

可能有人会问,所谓“摩擦力”实验、凸透镜成像实验,在普通实验室也是可以实现,使用Flash也可以解决,为什么要大费周折通过VR/AR技术实现?在现实中,要完成理想状态下的凸透镜成像实验,需要比较长的导轨仪器,但AR只要一台电脑和一个摄像头。

另一方面,Flash无法模拟出“真实体验感”。以抛硬币为例,科学证明,抛硬币抛出正反面的概率各是50%,这个确实可以通过Flash动画模拟过程,但Flash全是计算机生成的虚拟画面,和学生所处的现实环境没有任何关联。同时学生会疑惑,计算机随机的正反面结果,会不会是预先设定好的程序。但是用AR技术,就可以既迅速地记录统计结果,又能体验“玩”的临场感。

至于MR技术,就更为直观,学生可以实现手操控分子、变化的磁场的实时可视化等,这些都是传统的教学手段实现不了的。更重要的是,我们这些研究成果都会在各地学校进行实证。很明显地感觉到,使用了VR/AR技术,在课堂上学生学习的兴趣一下子就被调动起来了,这样课堂教学的效果就非常好。

所以,VR/AR技术能在教育领域走多深多远,需要搞教育技术的、教育理论的以及中小学一线教师共同参与,才能做出满足教学需求、精致优良的VR/AR教育产品。

“AR+教育”

不应该只是简单的AR卡片

实际上,AR是个渊源已久的概念,最早是通过扫描二维码来叠加信息,可以称之为“昨天”;图像识别技术的进步,让AR可以识别预设图片,这是AR的“今天”。然而目前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同质化严重,内容受限,大多数是传统识字卡片和故事书的升级,只有简单的认知体验,从整个产业来看,很快会遇到瓶颈和限制。

先不说“明天”,来说“后天”,全球顶尖AR技术公司微软Hololens和Magic Leap,他们力图将世界上一切现实环境与虚拟信息结合,不管用户走到哪里,虚拟和现实很难区分,不过这至少还需要五到十年的时间才可能完全实现。

在这之前,小小牛专注于做“明天”的事。小小牛的产品“谜镜”是一款适用于儿童创造性增强现实(Creative AR)互动产品,和市面上的AR卡片不同,它能让孩子把自己的画和身边的玩具都带入屏幕互动,像“乐高”一样给孩子提供一个无限创作的空间,让孩子可以随时随地从现实中寻找灵感和元素,创造自己的互动世界。

从VR/AR和教育结合的市场现状来看,我还是比较乐观的。因为国家已经出台相应的政策,鼓励公立学校向社会采购创意性课程。但为何现在“VR/AR+教育”没有完全发展起来,一部分原因是内容制作方面欠缺。因为只有一线教育者才知道学生需要什么样的内容,仅凭技术人员闭门造车是不现实的。

内容制作这件事应该让教育者自己做,教育领域需要一个平台,在平台上,技术人员提供工具和模板。老师可以在平台上制作想要的内容,不需要编程、代码,只要按照脚本填充,然后通过APP等系统运行即可。“VR/AR+教育”要想发展,必须信守一个信条: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

VR沉浸式教学

将革新百年教育理论

从1801年黑板被发明,教育工具便不停地更新换代,现在进入VR时代。那么,VR教育的教学理念怎么实现 ?目前,巧克互动正研发一款沉浸式在线教学平台,进入这个平台后,会看到一个类似功能大厅的界面,有“学习中心”、“科普中心”等,希望能从多方面满足学生的需求。

教育,需要好老师、好内容、好方法,当然还要有好技术。很多人说英语有障碍,初到国外,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巧克互动认为VR/AR和英语的结合天然地合适,比如可以模拟出一个机场的环境,用户巡视四周,看到来来回回穿梭的人群,有人在售票口买票,有人在办理托运行李手续……“我”也走向售票口,“Can I help you?”服务员亲切地说,“我”便可以与售票员“交谈”。这种第一人称代入对话,在展现语音的同时,还有动作场景,周围都是外国人,代入感很强。

某种程度上,这和在线教育有点相似,在线课堂或是一对一私人外教,也可以实现这一点。但是传统的在线教育,用户坐在屏幕面前,老师正在讲课,身旁有椅子、电视之类的,容易造成视觉上的混乱,从而导致注意力不集中。如果是VR/AR技术,用户会感觉就坐在教室里,大脑已经被欺骗,旁人做什么都不知道,跟着VR/AR里面的提示一步步走,大脑在高效运转的同时,学习的效率也高了起来。

虚拟现实空间的搭建和多维度的视听体验,区别于传统对着屏幕观看多了身临其境的介入感,让教学行为不再枯燥。

另外,VR硬件厂商应该考虑视力保护问题。现在这个阶段相当于原来看电视,原来电视节目并不多,随着节目逐渐丰富,观看时间也在增加。虚拟现实也是如此,未来必将发展到一节课的时间甚至更长,那么对视力的保护也就尤为重要。

VR/AR在课堂应用的重点

在于课程资源的普适性

北京市第六十五中学是国内首家建立“虚拟现实实验室”的中学,实验室是在2013年10月立项的,用了两年时间建成。目前是集虚拟现实、3D打印、移动学习技术于一体的北京市高中开放式重点实验室。

我们建立实验室的初衷是普及与提高相结合,在实现丰富的课程资源供给,满足学生选择性的需求的同时,为教师提供发展的平台,并赋予新技术以教育的属性的探索与实践。

根据目前的实践,我们发现 VR/AR的课程非常受学生欢迎。在学校的自选课系统中,这门课总是最先报满。大家都知道,今年高考的浙江卷作文、大学英语六级测试,都有和VR技术相关的题目。而今年北京的中考语文作文题目就是“奇妙的实验室”,我们的学生考完出来就乐了,好多人写的就是VR实验室,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目前我们的虚拟现实课堂分为“基础素养”“学科课堂”“3D创意”“综合课堂”几部分,还有模拟法庭、故宫导览、艺术鉴赏等应用发展方向,除了深受学生欢迎,也赢得了国内教育界同行的关注。

经过这段时间的实践,我们也发现了VR技术在中学应用存在的问题,如:硬件的多人交互性还存在问题、软件间的兼容性存在壁垒、整体建设成本尤其是课程开发成本较高、课程资源的系统性较差等。

高新技术应用于教育的例子不少,比如大数据、云计算等,但是一个根本的问题是,每次教育总是抱着技术的大腿前进,为什么教育和技术不能很好地融合?问题归根结底,技术缺乏教育的属性,懂技术的人不懂教育,懂教育的人不懂技术,企业开发的内容和学校课程不吻合,结果就是“水土不服”。

所以,VR/AR要进入校园,软硬件都不是太大的问题,最重要的是课程的开发,然而目前课程的资源系统性较差,做出来的东西仅仅是小样级别,中学的选择空间非常小。

从六十五中的经验来看,实验室进一步发展的思路是课程资源需要进一步开发,加大实验室的开放共享程度等。

而我们的思考是,VR/AR进入校园,一定需要自下而上的推广,技术要能充分具有教育的属性才行。此外,VR技术在中学应用的难点和重点在于课程资源的普适性。文/记者 程喆 陈昆 实习生 潘俊

摄/实习生 杨浩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