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RShow
ARShow
 首页 » AR资讯

人生就是VR,世界只是一个现实管道

2017年08月01日 08:23:2126380YIVIAN

VR已经影响了现代生活的许多方面,而VR在未来几年内还将影响更多的方面。这使得我们去思考现实的本质,请耐心看下去,本文不是语无伦次的随便说说。

人生就是VR,世界只是一个现实管道 AR资讯 第1张

一. 什么是现实?

VR已经开始帮助我们分析我们构建现实的方法。慢慢地,这将会赋予我们力量去构建一个新的现实。

虽然名字科幻味十足,但“现实管道(Reality Tunnel)”这一概念实际上相当简单。我们都有着独特的生命,经历着独特的体验,而我们的大脑围绕这种主观体验构建了一种关于“现实”的理解。这种体验的总和是我们的现实管道,是我们对“我们所知道的世界”的个人表达。著名演化生物学家理查德·道金斯在Unity的Vision峰会上曾解释了大脑构建现实的方法,他认为我们的现实是“模型世界中的一部分”,由大脑中的一个处理大量纯粹数据的过滤器所创建,就像现在通过软件和硬件创建的虚拟现实一样。

正如他所说的一样,“现实”从来都不是一个客观事实。VR可以帮助我们意识到,我们其实可以分析由大脑创建的“现实管道”,并从中学习。本体论学家罗伯特·安顿·威尔森解释说:“…大脑每分钟都会接收数以亿计的信号,而我们从中选择了一小部分来组成一幅图像,将其投影到外面并称之为现实,这就是我们的现实管道。”

迅猛发展的技术带来了许多有趣的副作用,其中一个便是帮助我们认识到现实是一种流体。借助像互联网这样强大的颠覆性通讯工具,我们得以了解到每个人对现实的定义到底有多么不同。

二. 这跟VR有何关系?

在一定程度上,“虚拟现实”这个表达有点沉余,因为它暗示了早有些情况下现实并非虚拟。实际上,“现实”在本质上也是“虚拟的”。

我们的现实管道是虚拟构筑物,由语言、名字、情感习惯和文化语境所组成。我们现实管道的“砖块”是来自记忆的信息,比如说你今天早上吃的早餐或你对时间流逝这些抽象概念的理解。这种元素属于“虚拟”并不意味着他们并不相关,事实恰恰相反。甚至可以说我们就是来自记忆的信息,我们只是这些虚拟数据流的体现和反映。

人生就是VR,世界只是一个现实管道 AR资讯 第2张

为什么我要告诉你所有这些事情呢?因为我希望设计现实,而我很高兴虚拟现实给予了我们一个框架。

几千年前,当我们的祖先在洞穴墙壁上作画或在篝火旁边讲故事,甚至在我们小时候听父母讲童话故事的时候,我们都全心全意地相信着这些故事的内容。我们相信城堡里存在龙和公主,还有半人半兽的怪物潜伏在黑夜之中。

关键在于我们全心全意地相信这些事情。有时候它们吸引着我们,有时候它们会令我们感到害怕。在面对一个未知的未来时,我们不发达的大脑会瑟瑟颤抖,并通过幻想故事和和解梦等方式来应对。即使在今天,我们也必须亲自处理我们不了解的东西,这是生命的固有特征。我想说的是,要设计现实,我们需要首先分解当前的基础,然后再重新组装。为此,我们需要泛灵论。

三. 在万物中看到生命的力量

泛灵论认为天下万物皆有灵魂或自然精神,并在影响着其他自然现象。换句话说,你在万事万物中都看到有生命和意义。这听起来或许有点抽象,但当我们可以承认其存在生命力量时,我们的现实管道就会突然间变得流动和可塑。存在于每个空间和交互的可能性便瞬间暴涨。

当我们在为沉浸式技术开发应用、游戏或其他任何体验时,我们必须考虑到这一点。这像是一种迷幻体验,我们现实管道中的砖块正在自行重新洗牌和重新组合。

一篇关于“后建筑”概念的文章中写道:“…这是Metamodern的设计理念,重点不是设计空间本身,而在于通过空间设计人们。在后建筑中,空间就是故事,而你就是(叙事)设计。”

所以,后建筑是否提出了一种通过VR、AR和MR来回溯这种现实塑造力的方法呢?我认为是。

这是重新组合信仰的力量;操纵对世界的感知,以及你自己和他人现实的力量;构建自己现实管道,以一种目前只存在于你想象的方法来进入周围一切都是多变,充满生命和魔法的世界的力量。

在洞穴墙壁上作画这种简单的举动是其中第一种真正充满魔法的行为,我们的祖先通过调整媒介和信息环境来干扰世界的普遍秩序。这是比满足基本需求(如取水)更高层次的行为。通过命名和赋予它意义,我们的祖先第一次勇敢地进入一个完全陌生和外在的世界,亦即他们的信息环境。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从“黑暗”中带来了“光”。这是道的隐喻诞生。对于几个世界主要宗教来说,这被描述为:“太初有道,道与神同在,道就是神。”

这是我们超元域管道的第一块转头。思维是虚拟的,但在某种程度上,它们也是我们所拥有的最持久真实的东西。

人生就是VR,世界只是一个现实管道 AR资讯 第3张

四. 是时候重新相信魔法了

这正是增强现实混合现实的精神,让世界回归生命。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才能把我们的想象力真实地体现在我们的其他感官上。为了有效地创造身临其境的故事和实现临场感,我们需要创建出现发生的先决条件。我们必须邀请彼此进入一个重新想象的现实中。

要理解即将到来的新现实革命,我们需要克服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再次相信世界的意义。虽然这听起来很天真,但我们必须恢复万灵论和魔法,萨满教和仙女。创作者需要扮演萨满和魔术师,扮演神之领域和人类领域之间的调解人。

当作为创造者的我们成为萨满时,我们的故事将获得影响心灵,心志和灵魂的力量。这一直都是真理,但在未来,我们的故事将无处不在,围绕在我们身边,最终故事将不可能与基础现实分离。所以,在全新范式开始之前,内化这种理念变得十分重要。

我们将开始攀爬通往21世纪伟大作品的阶梯,而这个伟大作品实际上正是“虚拟”。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