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RShow
ARShow
 首页 » AR资讯

发改委:鼓励外资投资VR、AR、3D打印

2017年07月02日 12:38:006560搜狐科技

这是自1995年首次颁布《目录》以来的第7次修订,新《目录》根据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调整了结构,进一步提高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开放水平。

新《目录》限制性措施减少了30条,取消了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会计、审计,轨道交通运输设备,摩托车制造,豆油等食用油脂加工,油页岩、油砂、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等多个领域的外资准入限制。而外资真正的准入需要将中央政策与各个部门性文件和地方性文件协调统一起来,打破“玻璃门”等隐性壁垒。

发改委:鼓励外资投资VR、AR、3D打印 AR资讯

新《目录》将关联并购以外,不涉及外资限制性措施的外资并购,由审批改为备案管理。在6月29日的商务部新闻发布会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孙继文表示,未来将适时修订出台《外商投资企业设立及变更备案管理办法》,明确并购设立企业及变更的备案程序。

相比年初的征求意见稿,新《目录》还新增了VR、3D打印等鼓励类条目。在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连续下降的背景下,高新产业、先进制造业领域有望为制造业吸引外资提供新增长点和新动力。

鼓励外商投资先进制造业

2017年版的《目录》进一步扩大了鼓励类政策范围,新版《目录》鼓励类条目共348条,与2015年版《目录》相比,修改了35条,新增了6条。

新增的条目主要集中在“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一栏下,具体包括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设备研发与制造,3D打印设备关键零部件研发与制造等项目内容。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这些条目在今年1月初的《目录》征求意见稿中尚未出现。商务部研究院外国投资研究所副主任郝红梅透露,这意味着新公布的目录是在广泛征求社会意见的基础上,结合中国在信息产业领域的迫切需要增加了相关条目。

郝红梅表示,VR、AR、3D打印这些领域是中国大力鼓励发展的新兴产业,目前中国在技术上存在一定短板,需要借助引入外资的力量推动其发展。

“现在我们需要鼓励先进制造业的发展,在这一块我们是比较弱的,如果光靠自己的研发和产业化能力进展会很慢,而鼓励外资进来,步伐就会加快。”郝红梅说。

在上述新闻发布会上,孙继文表示,新增和修改的鼓励类条目将更好促进引资引技引智相结合,继续鼓励外商投资符合我国产业转型升级方向的领域,支持外资广泛参与“中国制造2025”战略和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郝红梅表示,中国目前世界制造中心、世界工厂的地位,在很大程度上正是制造业长期利用外资的成就。一直以来,外资在推动制造业发展,推动工业转型升级、走向世界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然而,近些年来,中国制造业利用外资一直处于下降趋势中。目前,制造业利用的外资在整个外资中的比重不足30%,而这一数字在最高的时候曾达到70~80%。

现在,推动先进制造业利用外资备受关注。郝红梅指出,这些大多是导向性的政策和想法,现在还没有形成一个专项性的政策,对于具体怎么开放,哪些行业开放,是否有具体鼓励政策都还不太清晰。

发改委一位相关官员指出,《目录》中鼓励类外商投资项目可以享受进口设备免关税等优惠政策,对集约用地的鼓励类外商投资工业项目优先供应土地,在确定土地出让底价时,可按不低于所在地土地等别相对应全国工业用地出让最低价标准的70%执行。

制造业利用外资需要新的增长热点和新的动力。年初公布的国发5号文提出,外商投资企业和内资企业同等适用“中国制造2025”战略政策措施。

在6月28日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也多次强调,“中国制造2025”给中外企业带来巨大的市场机遇,中国企业要提高产品制造的质量,提高工艺水平、装备水平,在此过程中需要跟发达国家合作。在高科技领域,针对外企进入中国的知识产权担忧,李克强也强调,中国政府不允许中国企业强迫对方转让技术,或者侵犯知识产权。

仍需消除隐形壁垒

新《目录》进一步放宽了服务业、制造业、采矿业的外资准入限制,限制性措施仅保留63条,比2015年版《目录》减少了30条。

如服务业取消了资信调查与评级服务,会计、审计,大型农产品批发市场建设、经营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制造业取消了轨道交通运输设备,摩托车制造,豆油等食用油脂加工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采矿业取消了油页岩、油砂、页岩气等非常规油气勘探、开发等领域外资准入限制。

取消这些领域的准入限制,是否意味着外资能设立全资公司,或是全资控股相关领域的公司?对此,郝红梅仍不确定。在她看来,取消准入限制意味着“打开了大门”,但外资能否在国内顺利落地仍面临着许多不确定性。

“大门开了之后,各类小门也得开,这样才能让外资真正地进来。其实在我们到地方调研时,经常会看到一些专项的部门文件或地方文件成为进入市场难以跨过的门槛,一些地方‘玻璃门’等隐性壁垒也亟待打破。”

郝红梅表示,外资的准入需要将中央的政策与各个部门性文件和地方性文件协调统一起来,如此才能保证真正的开放。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版《目录》是在负面清单模式下完成修订的,这意味着新《目录》是一种更高水平的开放。

上述发改委官员表示,新《目录》是在进一步总结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经验的基础上,在全国范围内复制推广自贸试验区对外开放的措施,因而突出了负面清单的特点。

该官员表示,为适应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改革要求,新《目录》调整优化了结构,将部分原鼓励类有股比要求的条目,以及限制类、禁止类整合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作为对外商投资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模式的基本依据,负面清单之外的领域,原则上不得实行对外资准入的限制性措施。

新版《目录》删除了2015年版《目录》中内外资一致的限制性措施,原限制类和禁止类中的11个条目按内外资一致原则管理。如大型主题公园建设等内外资均须履行项目核准程序,高尔夫球场、别墅等内外资均禁止新建,博彩业、色情业等内外资均禁止投资等。

郝红梅表示,对于外资中国将抛弃所有制等偏见,同时也不可能再给外资超国民待遇,未来中国的外资政策将按照“中性”的框架来构建,核心是国民待遇、公平的政策环境和竞争机会、规范的市场监管体系。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