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2017年06月19日 08:35:562090黑匣网

6月5日,苹果CEO 蒂姆·库克于加州圣何塞接受了《彭博商业周刊》主编梅根·墨菲的采访,谈到了对史蒂夫·乔布斯的继承、AR以及唐纳德·特朗普等话题。

梅根·墨菲:你说过你非常敬仰史蒂夫·乔布斯。你花了多长时间思考人们怎么看待你对苹果的继承?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1张

蒂姆·库克:说实话,我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些问题。我想的更多是做实事。我希望人们记住我,是因为我是一个正派得体的人。这样的话,我就成功了。

史蒂夫的DNA为苹果打下了根基。我希望,50年后,或者100年后,不管那时候谁是CEO,他的DNA依旧是苹果的根基。毕竟,苹果公司就应该是这样。他的精神,驱使着我们去注重细节、人文关怀、简约,注重用户和用户体验。他的精神提醒着我们:好不代表足够好,必须要做到极致,或者用他的话说,“极致到疯狂的地步”。他的精神教导着我们,我们要拥有自己的技术,因为这是我们掌控未来,提高生活质量和用户体验的唯一方式。我们应该勇于直视错误,不要迷恋于虚无的地位和荣誉,不要轻易就说,“我要改变方向了”。这些东西,这些警示,在未来一百年都应该成为苹果的基石。他的精神就如指导美国前进的宪法一样,应该永远不变,永远值得我们敬仰。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2张

实际上,这些史蒂夫多年来形成的原则都是苹果的基石。但是这并不代表苹果公司一成不变。在过去的6-7年中,苹果已经改变很多了,向不同的产品领域进发,不断学习、调整。但是我们的“宪法”,就如北极星一样,是不变的。把这些原则铭记于心,这样做决定会简单许多。

梅根·墨菲:苹果把HomePod作为音乐设备宣传,我感到有点惊讶,毕竟竞争对手是Amazon Echo和家用沉浸体验。HomePod将如何帮助苹果融入人们的生活中?

蒂姆·库克:其实现在iPhone已经能够智能控制家用设备了。没有HomePod,我也能用Siri控制家用设备。早上起床,iPhone就是我的闹钟。我道一声“早上好”,灯亮了,温度调节好了,其他东西也准备好了。此外,Apple TV、iPad、Mac都已经走进千家万户。但家用音乐设备目前没有受到太多关注,所以我们决定把高品质声音和智能音箱融为一体。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3张

梅根·墨菲:所以这是个整合项目,汇合所有的触点,让人们通过Siri或者iPad控制生活?

蒂姆·库克:目前Siri支持3.75亿台设备,这应该是智能助手中最大的数量了。其中有些是家用设备,有些是移动设备。这个平台已经改变很多了,不仅有英语,还有其他语言版本。我们是覆盖全球的。

所以,回到之前的问题,什么是我们一直没有重视的呢?答案就是,优质声音与人类知觉的结合。

梅根·墨菲:你觉得大家愿意花349美元买一台HomePod吗?

蒂姆·库克:iPod刚发布的时候,很多人都说,“谁会花399美元买个MP3播放器呀?”iPhone出来的时候,大家又说——忘记当买多少钱了——“这么贵谁会买呀?”发布iPad的时候也是同样的情况。人们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想要的产品,就是苹果的产品。

梅根·墨菲:你多次谈到AR是苹果未来的核心。你怎么看待AR的进展?

蒂姆·库克:AR的进步是巨大的,我简直兴奋得要尖叫起来。要把AR变为主流,首先要把它融合到操作系统中。所以我们在iOS11中添加了AR功能,并且对开发者开放,释放数百万开发者的创造力。即便是我们也不能预测未来会发生什么。

但有些事情已经能看得到了。我们跟宜家谈过,他们已经有了一系列的家具3D图像。这将会改变消费者购买家具的方式。这样的应用从企业延伸到消费者身上,目前没有多少东西能做到这一点。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4张

AR在企业工作中的作用会变得重要起来。你也会看到一些酷炫得难以置信的消费品。我们现在能做想做的一切了吗?显然不能,毕竟技术还没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但是,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完美就是一种美。我们眼前已经有了一条跑道,现在我们要系好安全带,立马出发。当人们能看到新技术的希望,自然会兴奋起来——就像现在我们兴奋着,一直都兴奋着。

梅根·墨菲:苹果一直以来都把注意力放C端市场上,可是很少关注B端市场。你怎么看待企业科技业务的增长?

蒂姆·库克:企业就像是机会之母。有时候你不得不做出抉择:“选择消费者还是企业?”但今天的现实情况有点特殊:企业是一个消费者聚合体。

以前,几乎所有应用程序都是在Windows上编写的,所以Mac在企业中没有立足之地。但是今天的情况不同了,对于大部分企业而言,iOS是首选的移动操作系统。iOS是个非常棒的平台,因为用它编写出来的应用程序能够有效地帮助企业运行业务,并且直接与消费者沟通。很多企业都在编写应用程序,它们用的是什么?就是Mac,Mac就是iOS的开发平台。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5张

还有一个变化就是,现在最具前瞻性的信息主管和高管都认为,拥有一批幸福又高效的员工是头等大事。如果你在乎员工的幸福感和效率,你就要给予他们最想要使用的设备,让他们把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把工作效率提到最高点。如果让员工选择的话,他们肯定会说,“我要iPhone”或者“我要Mac”。在这一点上,苹果获得了很多企业的青睐。不仅仅在美国,我想,在每一个国家这都是一种大趋势。所以我认为苹果在这方面的增长是巨大的。

某种程度上说,是员工把苹果带到企业中去。同时,很多年前我们就开始投资iOS,把它打造成“企业级”操作系统,在安全方面更是如此。我们跟思科、SAP、德勤、IBM等公司建立了友好合作,因为我们理解合作的重要性,你不能说“我就是个独行侠”。所以我们在企业关系上的策略也是很明智的。

梅根·墨菲:你此前宣布创立一个10亿美元的“高端制造业基金”。你如何看待苹果推动美国乃至全球的就业增长?

蒂姆·库克:作为一个大公司的CEO,我觉得我有义务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在这方面我的观点也许跟同行的有所不同,但是我们的角色应该是这样的。我深入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制造业是一场冰球比赛,你当然希望溜到冰球未来到达的地方,而不是冰球现在所处的地方。所以,冰球要溜到哪儿呢?答案是,高端制造业。通过机器人快速组装产品的可能性是很高的。除了快速组装产品,高端制造业还会创造更多的就业岗位。康宁公司就是个很好的例子了,苹果跟他们展开合作,创造出很多美国式创新产品,同时创造了大量的就业岗位。

我们还能依靠专业水平预测行业未来发展,在美国聘请尽可能多的员工,毕竟苹果需要制造很多的零件。很多人只看到了最后的组装工序,那么这是他们的损失。我们必须更好地培训人们,以胜任这些工作。

苹果已经在美国创造了200万个岗位,其中150万是APP开发人员,他们分布在美国的各个地方。但是还有一些未能受益的人。我们能为他们做点什么呢?于是我们决定创建一种易于学习的编程语言——Swift。然后我们想,“不依赖教育者,我们也可以自己设计课程呀”。于是我们开设了一个小学课程,因为我们认为,编程语言应该像英语那样成为一种必修语言。这个叫Swift Playgrounds的应用去年就发布了,目前正在普及。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6张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然后我们想到,“那高中生和大学生呢,他们怎么办?”于是我们设置了不同的年龄组。斯坦福这种大学是不需要我们帮助的,毕竟他们在这方面一直走在前沿。但是社区大学需要我们。APP开发已经像种子撒落到土壤,渐渐长成参天大树,但是社区大学的学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个领域。在美国,APP开发可能是发展最迅速的工作岗位了。

我们准备了针对这些学生群体的Swift课程,推向社区大学。我们选了6个之前建立关系的社区大学,然后接受他们的反馈。而且,这课程是免费的。目前,我们已经跟休斯顿、亚拉巴马周、俄亥俄州和加州的一些社区大学开展了合作——当然,我们并不满足于此。这些大学将于今年秋季应用这个课程。我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参与其中。社区大学会选择不同知识程度的学员,为他们提供相匹配的课程。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7张

我们还有一批学生开发者。他们是一群充满理想,笃实好学的年轻人,跟他们交谈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我们所做的一切,能帮助到那些在科技复苏中被遗忘的人。

梅根·墨菲:你说过要把至少50亿美元的美国海外现金转移回本土?

蒂姆·库克:我确实这么说过。这不是狭隘地只为了苹果的利益,这是为了美国的利益。它会是强制性的,你不能说,“我把某个部分转移回来就好了”。公司无论如何都会被扣税(黑匣注:即“视同汇回税”,不管公司是否有计划将海外现金汇回美国本土,都将被视为已经将其现金汇回,并自动欠下了税款。),但你可以决定是否将资金转移回来。这是我对以前的事情的做法。

至于未来的事情,我会提出一个非常简单的系统,实现零扣除额。我想,如果你打开了一道大家都想打开的门,那这道门永远不会关闭,只会越打越开。我可以很严肃地告诉你,我一点也不想扣。税率会尽可能低,也许15%,或者20%。

我仍然会缴纳海外收入税。问题不在于海外收入税,但目前的税率实在是太高了。40%的税率,没有人会把资金带回来的。联邦收35%,州政府的还得另算。这才是问题。

美国进行海外收入税改革其实是非常明智的做法。这对小企业影响很大,他们将有机会在世界各地销售产品,这值得他们在这个国家定居。所以我非常赞同这种改革。

梅根·墨菲:你和唐纳德·特朗普的合作怎么样?

蒂姆·库克:作为一名美国人,作为一名CEO,我有责任去影响我们的专业领域。我支持移民,支持气候措施,但在这些领域我跟他都有着截然不同的看法。

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类人。当然,我希望我们能在某些地方达成一致意见。他重视就业,这很好。但是退出巴黎气候协议的做法非常令人失望。我愿意付出一切,阻止这一切发生。我认为这是个错误的决定,如果这个问题还有回旋的余地的话,我肯定会再次提出我的意见。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8张

但是,我不是那种“你的想法跟我不一样,那我走”的人。我不是议会成员,我也做不了这种决定。但是,我真的很关心美国,我希望我的祖国能做正确的事情。比起血腥的政治,美国本身更重要。

举个例子吧:退伍军人管理局一直致力于为退伍军人提供卫生医疗保障,这方面我们也有一定的经验,所以我们打算跟他们合作。我不在乎什么政治不政治的,我只想帮助退伍军人。我父亲是一名退伍军人,我哥哥也服过兵役,苹果公司也有很多军人出身的同事。这些人都应该得到医疗保障,所以我们会继续帮助他们。

梅根·墨菲:有人说苹果不再像以前那么具有创新性了。对此你怎么回应?

蒂姆·库克:苹果做的是长期投资。我们不急着当第一。苹果的产品将是最好的产品,改变用户的生活。如果你往回看,你会发现iPod已经不再是刚开始的MP3播放器,iPhone也不再只是第一款智能手机,iPad也不再第一款平板电脑。这样的例子我还可以举个没完没了。

如果你只盯着太阳,你就会错过最广阔的森林。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我们不是第一家谈论AR的公司,这也不是我们所追求的。我们希望精心设计出非常酷炫的产品,整合到平台中,同时释放开发者的潜力。这方面我们已经起步了,在家用音箱上也是如此。我们已经做出了多年的努力,但我们不会因为别的公司已经研发出什么了,我们就急着要生产出什么产品。我觉得,这不是一场竞赛,苹果关心的是如何改善用户的生活。

苹果CEO蒂姆·库克:提到伟大的事,我会想到AR AR资讯 第9张

我们希望帮助尽可能多的人。我们把SOS功能加入到手表中,就是为了当人们遭受意外时,只需按按手表就能拨打911,或者世界其他地方的求救电话。前几天我收到了一封邮件,有个男子碰上了交通事故,他的车翻倒在地上,他够不着他的手机,多亏了手上的iWatch,他才幸免于难。当你听到这些故事,你会发现,苹果的产品真的在做着有意义的事情。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