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RShow
 首页 » AR资讯

除夕AR红包大战,QQ的AR红包成为亮点

2017年01月29日 20:43:269600腾讯科技

 春节在手机屏幕上抢红包已经成为中国新民俗。

除夕AR红包大战,QQ的AR红包成为亮点 AR资讯

根据微信公布的数据,1月27日除夕夜,从零点到24点,微信用户共收发红包142亿个,红包收发比猴年增长75.7%,24:00祝福达到峰值,收发达到每秒76万个。

根据QQ公布的数据显示:参与QQ“LBS+AR天降红包”和“刷一刷红包”去重的总参与用户数为3.42亿,其中90后占比达到68%,用户共领到37.77亿个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这个数据也超过了去年3.08亿的用户参与数,再创历史新高。1月27日除夕当天,参与“刷一刷红包”的用户数达到2.72亿个,刷出现金红包和卡券礼包17.27亿个。

红包,这一在中国延续千年的节日传统,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被线上产品化,凭借简单的交互和社交关系的裂变式传播,成功俘获用户欢心。

今年,红包大战已经是第三次上演,但弥漫在手机屏幕上的硝烟味似乎并没有往年浓厚。

与去年微信、QQ及支付宝各掷数亿的投入相比,今年红包大战的主要玩家都显得非常冷静:在2017微信公开课PRO版上,张小龙公开表示今年不会有针对红包的特别运营;支付宝在2016年年末推出AR红包时,也曾表示“没有红包大战”;而随着腾讯与阿里均不再进行春晚相关红包营销,鸡年春晚也不再现类似羊年及猴年春晚的摇一摇红包等活动。

看上去,2017年春节似乎并未上演红包大战,但这并不是全部真相,纯线上的红包营销虽然没有去年热闹,但在另一个战场,红包引发的参与度、关注度丝毫未减。

从已有数据可以看出,由互联网巨头们发起的红包大战并未降温,而以黑科技和线下为两大关键词的2017年红包大战,则隐藏了互联网公司们新的野心。
AR成红包标配玩法

年初大热的PokemonGo为互联网公司们提供了春节红包玩法的新思路。

2016年11月,QQ团队对外公布AR红包项目,QQ红包的玩法类似PokemonGo,红包发起者在指定位置发布红包,其他用户前往该地点,通过开启摄像头才可领取红包。

2017年1月20日起,QQ“AR+LBS天降红包”正式开抢。从1月20日到24日每天11:00到21:00,QQ将会在全国369个城市设置425万个红包入口方便用户领取用户所处地区的红包,在春节期间派发2.5亿现金红包和价值30亿的卡券礼包。

与此同时,红包大战的另一位重要玩家支付宝也押注AR。

2016年12月21日,支付宝推出“AR实景红包”,用户可以在支付宝上选择“AR实景红包”,再选择“藏红包”后,用户分别设置完位置信息、线索图、领取人等,就生成了AR实景红包。AR实景红包需要用户在支付宝内开启摄像头,到达藏红包相应位置才能领取。

另外,支付宝今年的集五福活动也采用了与去年不同的方式,主要差异在于福卡的获取方式,今年支付宝用户获得福卡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通过“AR扫 福 字”;二是“参与蚂蚁森林”。

两大互联网巨头在春节红包这一重要营销战场上,不约而同选择了以AR为主要玩法,这与AR、VR技术近两年的火爆分不开,而AR本身的强互动性,及其与线下的高关联度,也是其受到互联网公司青睐的原因。

从结果来看,用户对AR玩法很买账。

根据腾讯QQ官方数据显示,根据腾讯QQ官方发布数据,在1月20日-24日QQ“LBS+AR天降红包”活动期间,参与用户数高达2.57亿,用户领取卡券和现金红包的次数达到20.5亿次,个人AR红包的发送次数达1520万次。其中,参与用户中90后占比达到64%。

在支付宝侧,由于扫福字为集福卡的重要途径,因此近期找福字、扫福字成为线下的一大热潮。根据支付宝提供的数据,共有超过一亿六千万人集齐五福。

近两年来,AR、VR技术非常受关注,同时也存在概念很火却缺乏实用场景的尴尬。此次AR红包运营是一次对AR技术的大规模尝试,过亿用户的参与可以将AR技术推到更多普通人面前。更广泛的用户基础及更丰富的应用场景将意味着,AR技术可以产生更多想象。

不过AR只是一种技术载体,更值得关注的是热闹背后,互联网公司们正通过AR技术进一步延展应用场景边界的事实。
红包大战的前世今生

从实体红包到线上红包再到AR红包,红包经历了从线下到线上再回归线下的过程。

红包大战之所以会成为近几年互联网巨头的必争之地,在于互联网巨头对移动支付市场的激烈争夺。

线上红包的流行,源于腾讯内部为方便发新年利是而推出的一款小应用。

2014年1月27日,微信推出一款应用,可以实现发红包、查收发记录和提现等功能;随后,“新年红包”的图标出现在了微信“我的银行卡”界面中,6亿多用户可以直接进入微信红包的页面发红包。

因为操作简单且富有趣味性,微信红包上线后在短时间内便通过社交关系链得到广泛传播,上线当年从除夕开始至初一16时,参与抢微信红包的用户超过500万,总计抢红包7500万次以上。领取到的红包总计超过2000万个,平均每分钟领取的红包达到9412个。

由于发红包必须绑定银行卡,因此微信红包的流行也带动了绑卡数量的增长。

2015年春节期间,微信与央视羊年春晚达成合作,微信用户在春晚通过微信的“发现—摇一摇”入口,开抢由各企业赞助商提供的价值超过5亿元人民币的微信现金红包。根据微信公布的数据,除夕当日微信红包收发总量达10.1亿次;除夕当日晚八点到次日零点48分,春晚微信摇一摇互动总量达110亿次。

微信羊年春晚的运营被外界称为对支付宝的一次偷袭,凭借有趣的玩法及春晚的强大覆盖,微信通过红包撬动了更大用户群,并进一步推动了微信支付业务的发展。

有羊年春晚教训在前,2016年猴年春晚,支付宝高价拿下合作权,进行多轮亿元红包派送。虽未与春晚达成合作,但微信凭借红包照片、QQ凭借口令红包和刷一刷等玩法,依然为用户抢红包的主要阵地。

2016猴年春晚上演了史上最激烈的红包大战,这个景象并未在鸡年春节延续。

前两年激烈红包大战的背后,是互联网巨头争夺移动支付市场互不相让的事实,但随着微信支付发展迅速,纯线上红包运营的意义对其而言在减弱。与此同时,扩充移动支付场景成为互联网巨头们更主要的诉求,线下因此被赋予了更大想象空间。

AR作为一种可以连接线上与线下的技术,因此在今年春节期间,被应用到红包这个国民新习俗上来。

以AR为桥梁,红包“回归”线下

转了一圈,红包又“回到”了线下,但现在回到线下的红包,与最原始的实体红包已经存在巨大差别。

差别在于,用户在线下获得的AR红包,最终可以回到线上的服务流程里面。

在QQ“LBS+AR天降红包”及刷一刷红包中,用户打开摄像头扫描到的红包以及刷一刷获得的红包,既包括现金也包括卡券,例如电影券、外卖券、游戏券等,可以在线上的购买、支付环节中抵扣现金。

红包虽是春节期间的特别运营活动,但一旦AR红包能力向普通商户开放,这可能将成为为线下商户导流的新入口。

例如线下商铺可以设置AR红包,引导用户通过APP找到相应位置并扫描获得现金或折扣券,与纯粹的广告相比,这种互动性强的玩法或许更具吸引力。

对互联网公司而言,随着移动互联网红利逐渐消退,APP们也需要找到新的增长点,线下被认为是一个可待开发的市场。

在2017年1月9日,微信终于正式推出小程序,而线下扫二维码是被微信所提倡的接入方式。微信非常强调小程序在线下的能力,并且也曾提到,会提供线下提示用户附近有哪些小程序存在的功能。

同时,微信在1月23日上线的面对面红包功能,也将抢红包的场景延展到线下,一个二维码,扫一扫便可得到红包。

小程序是连接线上线下的一种方式,AR红包也可能成为连接线上线下的另一种方式。

超级APP们聚拢了数以亿计的用户,当红利期逐渐结束,怎样挖掘庞大用户人群的价值,成为新阶段下需要思考的问题。当纯线上服务空间几乎被挖掘殆尽,连接线上线下将蕴藏着更大机会。

AR红包可能会成为新的桥梁,因此2017年这场似乎并不热闹的红包大战,实际蕴藏着互联网对未来的更大想象。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