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VR AR区别:AR或比VR更易市场化

2017年01月23日 17:02:155280东方财富网

VR提供了一种“倒退”式的消费,不可长时间持续;AR则提供了一种“靠前”的消费模式。

VR,即虚拟现实,在可以创建和体验虚拟世界的计算机仿真系统之上让使用者进入一种模拟环境当中,而这种模拟环境可以当成实时动态的三维立体逼真影像,同时还将人体具备的听觉、触觉、嗅觉等感知囊括其中。简单点说就是,使用者在戴上VR产品之后立马进入虚拟世界,可以在里面进行多场景的仿真体验。

 VR AR区别:AR或比VR更易市场化 AR资讯

AR,即增强现实,把虚拟世界的相关仿真数据套在现实环境中,再进行类似无缝集成那样叠加在一起,从而再实时交互。

两年之前,就曾有人预言,AR的市场将比VR更大。如今,这一预言似乎有了成真的苗头。据外媒TechCrunch预测,到2021年,VR/AR市场将达1080亿美元,其中AR的市场份额在830亿美元左右,VR的市场份额将在250亿美元左右,而移动AR将成为1080亿美元市场的主要驱动力。

在过去的2016年里,VR/AR市场可谓有喜有悲。HTC ViveOculus Rift走入消费者市场销量却不尽如人意。谷歌Daydream标准头显发货却被爆内容不多。三星凭借Gear VR在移动VR界大举攻城略地时却因Note 7爆炸事件遭遇毁灭性的打击。尽管移动VR是未来这一点不容置疑,但因为Note7爆炸事件,Gear VR的下沉受到影响,移动VR市场的发展被认为将延缓半年到一年。

在AR方面,Magic Leap 成功融资14亿美元,谷歌发布首款Tango手机为2017年AR发展奠定乐观基调,但最大的惊喜或许还是AR游戏Pokemon Go》。

2016年暑期上线的《Pokemon Go》,该应用目前已经超过了5亿次的下载量,所有玩家的总行走里程已经超过了28亿英里。究其原因,首先在交互性及趣味性上,AR能够满足用户的体验感,让用户在现实世界中能够真实地感受到虚拟世界中的模拟事物,既增强了用户使用的趣味性,又保证了使用者与技术之间的互动性。

其次是在社交方面,AR不会把使用者与真实世界隔开,即虽然虚拟现实能够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的便捷,可以让人们在处于虚拟的环境中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但只能带给用户一个虚幻的世界,让用户独处在同一空间。

而AR注重的是与周围人员的互动,包含对方的眼神、神情。用户可以在看到现实环境的同时,和好友视频通话、处理文档、演示内容、进行游戏体验。

对此,有分析认为,VR提供了一种“倒退”式的消费,不可长时间持续,人们会对其感觉到无聊并厌烦;AR提供了一种“靠前”的消费模式——积极和参与,人们可以和周围的朋友一起交流分享购买体验,其空间是开放的。

实际上,AR的起步远远早于VR。在塞班系统时期,已经有“大炮打蚊子”等增强现实游戏,诺基亚推出过“城市万花筒”这种基于位置服务的AR应用。然而受到时代和技术所限,这些AR应用都没有流行起来。曾经被寄予厚望的谷歌眼镜,在霸占了一段时间的科技头条之后始终无法实现量产,成为小众奢侈品。

而如今在中国,AR行业的发展似乎也有超过VR的苗头。

2016年冬天,支付宝AR实景红包上线。用户可以将电子红包藏在某个位置,并拍摄一张线索图分享给朋友,其他人来到相应地点并用手机扫描图中线索,即可领取红包。同时,QQ也推出了AR抢红包模式。

AR不仅在手机上吸引着用户。里约奥运会闭幕式上,AR在“东京八分钟”惊艳亮相。跨年夜,江苏卫视与芒果TV在晚会直播中来了一次“短兵相接”:江苏台将AR特效与舞美融为一体——歌手李健唱歌时,一条巨大的3D鲸鱼从“海平面”腾空而起,

落入“水中”后激起重重浪花;芒果TV则采用全息+AR技术,将真人歌手与虚拟偶像“洛天依”等组成了“跨次元搭档”。

2017年伊始,百度宣布正式在北京成立增强现实实验室(AR Lab),最初其任务是通过AR营销提高营收,未来将逐渐扩展至医疗保健和教育领域。

泛娱乐、商业化的应用正在成为当前AR应用的重要拓展场景。

然而,国内的AR游戏行业正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上。2017年伊始,广电总局表态称,尽管《Pokemon Go》类游戏采用了大量新技术与创新应用,对于游戏技术的发展有一定启示意义,但考虑到其运营过程中的社会风险,因此暂不受理AR+LBS类型游戏的审批。同时,广电总局方面表示,正与国家有关部门协调,组织开展安全评估。

AR+LBS游戏确实存在一定的社会风险。所谓AR+LBS游戏,是指将虚拟内容与实体环境进行结合,玩家在现实环境中通过电子设备上的地图定位寻找虚拟物体。对于玩家来说,可能会在一些区域面临危险,比如在桥梁或道路上,会有落河、交通事故等隐患,即便在较为空旷的广场上,也可能产生拥挤踩踏事件。

事实上,在海外已有这样的前车之鉴。例如,《Pokemon Go》在日本上线一个月后,便引发79场交通事故;一名法国玩家也曾因玩该游戏误入军事基地而被逮捕。目前,印度尼西亚已禁止警察在工作时间玩该游戏;以色列当局也对军事基地的军人作出了类似决定;伊朗在2016年8月初即宣布实施禁令,成为首个完全禁止《Pokemon Go》的国家,原因同样是出于安全考虑。

以目前的技术发展水平来看,游戏世界与现实世界目前还无法很好地重叠,沉浸在游戏世界的同时,一定会在现实世界遭受冲突,从而导致用户处于危险之中。不过AR行业仍处于探索阶段,随着行业发展,开发者不断探索兼顾安全性及可玩性的手段,用户也会有新的尝试,此时监管层就有可能在政策层面上放宽。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