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媒体公关公司可如何利用VR赚钱

2016年11月13日 09:30:531090YIVIAN

9月下旬,希拉里·克林顿和唐纳德·特朗普首次总统辩论的晚上,我参加了由Altspace主办的虚拟现实观影聚会,这是一家社交体验VR初创公司。

当我戴上头显时,我被带到游戏版本的纽约洛克菲勒广场。在那里,许许多多的虚拟化身都站在悬挂于第49街的巨大屏幕前面,徘徊等待着总统候选人的出现。这种经历并不是太过令人惊讶,只是一群人站在纽约街头观看电视上的政治事件而已。令人感到兴奋的是其真实感,感觉自己真的是站在纽约街头观看电视上的政治事件。虽然事实证明,在缺少噪音的街道上观看辩论一般不是太好的体验,但整个事情让YiVian学到关于VR娱乐未来的两件事情。

媒体公关公司可如何利用VR赚钱 AR资讯 第1张

第一件事情相当明显,VR要与朋友一起参加最好。在辩论期间,作为社交控的我感到很苦恼,因为我知道朋友们都在Twitter上分享好笑的评论,并在嘲讽美国政客。

像Altspace和其他公司知道这一点,并在努力优化他们的VR体验,让你可以与朋友进行分享。数周之后,我参加了星期三由Altspace举办的VR舞会EchoSpace,我得到了一种非常真实的感觉。在这个聚会中闲逛的时候,我碰到了我的朋友迈克(他现在是我知道的经常会在VR玩的人),而他感觉十分真实。虽然Altspace只为其用户提供了一些通用的虚拟化身,我可以从这个化身的手势和头部倾斜角度知道这就是我的朋友迈克。

如果只是听到某人的声音,并看到肢体习惯就足以说服大脑我正在和一个认识的人在一起,那么我能想象未来建立在这种感觉下的社交VR体验会让我相信自己实际上是与朋友一起玩耍。

在VR中观看辩论所学到的第二件事情帮我回答了一个媒体高管最近问我的问题:媒体公司如何利用虚拟现实赚钱?

我的猜测是,VR娱乐业务的未来将更像今天的活动,因为用户将会被社交体验所吸引,而不是今天大家所喜欢的360度内容。这意味着传统媒体公司需要重新制定他们的虚拟现实策略,所以媒体公司花时间与一家活动公司坐下来谈谈或许是件好事 ,就像策划音乐节的那些公司。媒体高管可以学习他们的业务模式,并尝试借鉴他们的经验。在VR中,公司更有可能在社交活动中争取让用户“付费”,而不是担心用户“换台”的问题。

现在已经出现明显的对比:选择当前媒体业务惯例(和简单地连接到VR)的初创公司;把VR作为一个社会交流工具,并以此来构建体验的初创公司。例如,无论在VR中坐在场边观看比赛有多酷(的确很酷!),如果要我远离Twitter和朋友,我都不太可能长时间通过一个孤立的头显来观看NBA比赛。但如果可以和他们在一起,那么我会购票在VR体育场中看比赛。

媒体公关公司可如何利用VR赚钱 AR资讯 第2张

比方说更传统的娱乐,如深夜脱口秀。任何喜欢参加《每日秀》的观众,一定会喜欢科技记者威尔·史密斯的虚拟脱口秀实验《The Foo VR》。这个节目会邀请游戏开发者展示他们的作品,这更像是参加真正的脱口秀,而不是单纯坐在家里看电视。

让《The Foo Show》脱颖而出的原因是,观众可以在游戏空间中随时随地进行移动和拾取物体。史密斯创造了一个交互的“场所”,而不仅仅只是观看的内容。很快,我希望可以和朋友一起参加这个节目。

Altspace还邀请像雷吉·瓦茨(Reggie Watts)和邓肯·特鲁塞尔(Duncan Trussell)这样的著名喜剧演员进行表演,进一步深入社交VR娱乐。到目前为止,一个重大的不足是没有办法录制和播放这些体验。作为一名用户,这意味着如果你不能在正确的时间进入到头显之中,你将会错过这个节目。

但相信很快会就会出现新的录制播放系统,可让娱乐公司录制表演,为错过节目的观众提供重播的机会。例如,Altspace公司于本周宣布了一个新系统,名为VR Capture,具有这种录制和播放的功能。有了这种功能,用户就能够够重温体验。这意味着,一旦我越来越多的朋友开始使用虚拟现实,我们将有能够自行选择何时一起参加这些节目。

随着VR出现这种可以录制体验并供日后消费的能力,未来的虚拟现实娱乐将建立在社交活动上,而不仅仅只是单纯地观看内容。那么,VR娱乐业务不太可能完全适合当前基于广告的广播和分销模式。

媒体和娱乐企业仍然可以通过为VR用户提供影视内容实现盈利,但如果能够通过社交活动来让用户进行消费,那么这或许会是一个巨大的商业机遇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