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AR论坛
 首页 » AR资讯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痛苦促使我去找好项目 AR/VR硬科技时代已到来

2016年11月01日 21:16:055130

千万不要把我迟到的事报道出去。”徐小平大步跑进来,一边擦汗,一边和记者开玩笑。作为早期风险投资人,他每天要见三四个创业者。

徐小平作为新东方此前的“三驾马车”之一,他曾是俞敏洪的密友。而今,他的密友变成了新一代的创业者。据说他们可以经常出入徐小平家里,徐对每个项目都亲力亲为,投资后也会为所投项目指导、站台。

徐小平,真格基金创始人、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近年来,徐小平连续投出了数家上市公司,投资的典型案例包括兰亭集序、世纪佳缘、聚美优品等明星企业等。2015年,真格基金投资的也有不少初创公司,也都获得外界大量关注,如蜜芽宝贝、格林深瞳、Nice、亿航无人机、野兽骑行、云造科技等新兴科技和互联网公司。

多年积累下来的投资经验,也让他对国内的投资、创业环境保持着前沿的认识。日前,徐小平在某次媒体专访中就VC寒冬、独角兽等热点话题发表了精彩的干货分享。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痛苦促使我去找好项目 AR/VR硬科技时代已到来 AR资讯 第1张

「“VC的寒冬是天使的春天”」

记者:我们关注整个上半年的投资行业都是比较谨慎,有一些人称为是“资本的寒冬”,我不知道你今年上半年投资项目的数量跟去年相比有什么变化?你觉得这个寒冬大概还有多久?

 徐小平:我在五年前就说了,VC的寒冬是天使的春天。天使其实上就是低估值的投资人,穷人的投资家。假如VC遇到寒冬的话,对我们来说是好事,估值低了,创业者就更加接近创业的本质了。创业的本质不是说我牛逼,估值高,而是在于我需要多少钱?做多少事?所以我们今年以前,真格资金比去年投资项目还要多,今年上半年的速度明显的比去年多。其次,确实我们的好朋友,许多VC,包括天使出手慢了,但是这是一个现实。第三,我们看到许多伟大的公司,还是在蹭蹭的成长,高速健康地,有利润地在成长。

我是经历过经济周期的。比如2008年经济危机,但你反过来看看,今日中国很多了不起的公司,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成长起来的。这个不是一个哲学观点,而是一个历史事实,在人们最不敢出手的时候,真格基金应该最大限度的拥抱未来5年、10年的领袖及企业。我自己觉得,今年上半年以来,创业的浪潮一点没有停止。我倒是希望质疑的声音更加多一点,这样能够帮助创业者反思。但今年创业的热潮,创业的质量,不比去年差,甚至更好。

记者:与三年前相比,好象在B2B领域,很多机构都在布局,你觉得B2B领域这个市场有多大?它为什么能够火起来?

徐小平:B2B领域,像找钢网这种模式,解决了信息不对称,解决了供求之间的链条的优化。找钢网之后,出现了找塑料,找棉花,找布,后来我还遇到过找石头,找木头的,我后来投了一个找煤的。

所以这个领域毫无疑问,它还有一个很大空间。B2B第二个有机会的领域是为企业服务的公司,如我们投了一个销售易,就是为企业提供服务的。中国的企业级服务应该还有百分之八九十的空间。所以B2B市场,我认为,经纬的张颖也认为这个市场太大了。为什么没有发展起来呢?有眼光的创业者,有眼光的投资人,能够从这里挖掘到巨大的财富,创造巨大的社会价值。

我讲个好玩的事,昨天来了一个小伙子,一个指挥家,二十七八岁,跟郎朗、谭盾是铁哥们。古典音乐不景气,他说要做一个东西,就是给电影找配乐。每一个电影老板,每一个电视制片人都要找人配乐是不是?三大导演,到所有的小导演,要配乐你找我。

这是最精彩不过了。你看传统是什么呢?你做了电影,你认识徐小平,做一个音乐,它是小作坊,能不能做到10亿美元?可以说做不到,但是它能做到1亿美元是不是?它就可以成立一个中国交响乐团,反哺伟大的古典音乐。此时此刻,王强老师正带他见投资人。

这就是去中间化,这就解决了我们现在所有行业里面存在的信息不对称,其实是互联网往下沉的一个表现。和找钢网一个思路,找钢的价值,模式,放之四海而皆准,去中间化,然后信息透明化,供销过程优化。所以,我认为找钢是一种哲学,这个哲学包括哪些方面呢?世界观,看事物的本质,因果关系。

前几天我的一个好哥们从美国回来,说小平我想做一个婚恋版的,比世纪佳园好的婚恋网站,我一听我就吐了,我说世纪佳园一度要死翘翘了,你还想按照一个死亡样本做一个东西,扯淡。我的想法是,许多创业机会已经没了,你真的再去做一个传统的线下教育,坦白说,这个机会基本没了,也许你能糊口,能吃饭,但是伟大的机会在哪里呢?B2B是个机会。

 「“痛苦促使我去找好项目”」

记者:你说过,投资的成功是获得高回报,创业的成功是获利,人生的成功在于内心深处的满足,你现在满足了吗?你比较满足的状态是什么样子?

 徐小平:我现在不满足,我现在非常不满足,当我看到许多优秀的创业企业迅速崛起,给人们带来欢乐,带来价值,带来利润的时候,我发现我们不在里面,我就有一种失落感和挫败感,而不管我昨天做的怎么样?我总觉得我今天需要再抓到一个滴滴,再抓到一个美团,没有它,我是永远受煎熬的,痛苦的。不知我者谓我心忧,知我者谓我何求?我求什么呢?我求更好的一个BAT。

这个本质还是对时代的参与感,对于优秀创业者的一种陪伴。当然,也有占有欲在里面,但也是成就感,当然社会最终说一个人为社会做了什么贡献的时候?他为社会做了很多好事,这是一种维度。山不厌高,海不厌深,周公吐哺,只为项目。但是我也在不断的反问我自己,这是贪婪吗?这是无耻吗?这是一种积极的情绪还是一种负面的情绪,我的结论这还是一种积极的情绪,真的,我每次到办公室,我是很和善的,但是其实我的语言会透露出一个信息,真格基金什么都不是,我们一定要拿到好项目,明天要投到一个好项目。比如找钢网,这是我的心理安慰之一。

你明白,这种焦灼感,这种一无所有感,驱使我跟更多的创业者见面,聊天。刚才我就见了一个创业者,昨天深夜见一个创业者,昨天见了四五个,我平均每天要见三五个创业者,读十来个创业报告。

记者:听说创业者经常出入你的家里?

 徐小平:我有一个homeoffice,我老婆不在旁边,否则她会崩溃,开口就100万。作为投资人,最想投到好项目,投到回报率高的项目。至于说这个投资人为社会做了什么?比如说一张纸的TS,两张纸的PSA,SPA,或者我们对创业者的鼓励等等,都是副产品。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痛苦促使我去找好项目 AR/VR硬科技时代已到来 AR资讯 第2张

 「下一个独角兽在哪里?」

记者:你好象讲过,希望找到一个市值超过1000亿美金的投资标准。现在你觉得如果下面有这样一个机会,可能会在哪个领域里面?独角兽在哪里?

徐小平:我讲过类似的话,投资人最大的梦想就在于投到一个BAT,投到一个小米。我们每投一个项目,我都觉得它是一个独角兽,我不敢说每个项目都有1000亿的可能,每个项目在我投的时候,我都觉得它应该是有10亿美金的可能性,否则就不投了。所以这种梦意义在哪里?它的意义在于每一个创业者来到这里,我用钱来给他证明,我用钱来给他背书,说这是一个10亿美元的梦想。天使投资人是创业中国梦的支票签署人。创业中国梦,公益中国梦,还有教育中国梦,环保中国梦。每一个项目我觉得都是一个10亿美元的项目。

但是在人工智能领域,毫无疑问(我很看好)。我觉得人工智能它本身是各种学科的集合者,比如说大数据,计算机视觉,我们在这些领域里边都有很多投资,比如说在广州有一家公司,他在沃尔玛安装防盗系统,一个月就把被盗损失降了一个数量级,而且不需要有人干预。设想这种东西装在全世界的商场里边,这该给商场带来多么伟大的贡献?千亿美元这件事,可以说是一种狂野的梦,但是10亿美元是每一个创业者都可以实现的梦。

今日的创业者,其实最主要的两点,第一你得是这个问题的解决者,第二你得是解决问题的参与者,你得是参与者里边的领导者,或者咱再说的好一点,人性一点,你得是这个痛点的按摩师,你的手指必须在那个痛点上按摩,你还必须在这个按摩师里边,还得是头牌。

我要去泰州做一个演讲,跟那儿的人讲讲我在新东方怎么创业,我的痛点。我的痛点是没有钱,要解决没有钱的痛,就教书。后来我做真格基金的痛点是什么?我有钱没事干,也挺痛苦的,而大量的学生,有事干但没有钱,也是痛点。两个痛点一结合就是欢乐,负负得正。两个痛点一结合就好了。

记者:你刚才也提到,在技术上能够带来人类生活革命性变革的东西,可能更吸引风投的眼光。可能前5年商业模式更受追捧,不管是B2C,还是O2O等等,现在,在大家的印象中,这种纯粹的商业模式上的创新,这种基于互联网的商业模式创新是否到了一个瓶颈?你现在更看重商业模式,还是技术创新?

  徐小平:我完全同意这个观点。事实上整个互联网生态已经三国鼎立,列强已经确立了今天,你要纯粹靠模式来创新的话,是越来越难的。你必须要有这种列强如果做了就灭亡它自己的那种创新。比如说现在在线教育51talk上市了,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虽然一般人还没有太多的欢呼。而新东方,学而思就很难做到这一点。因为它们在线做得越大,它线下的老师就感觉明明白白的在抢他们的饭碗。一定要做做自我革命的创新,柯达就是最经典的案例。

仅仅靠模式大概是不行的,得用崭新的技术水平,崭新的观念,崭新的方法。比如说今日头条,今日头条在崛起的时候,其实搜狐客户端用户过了一个亿,凤凰客户端,新闻客户端正在欢呼,今日头条就把它们完全颠覆了,因为它是完全彻底不同的一种模式、技术、观念,我觉得是理念的一种彻底的颠覆。仅仅靠一种模式什么的,这种创新越来越难。而硬科技的创业是越来越多,中国世界级的科技创业越来越多,到了今天已经是一个不用说的事实。对于这种顶级硬科技创业,BAT只有买的份儿,而不是说我要做一个产品灭掉你。

但是,比如当年互联网是被成为高科技的,而现在没有人认为互联网是高科技,IT而已。而现在的人工智能大数据,计算机视觉这些东西,一旦巨头形成了,它又会带来新一轮的模式创新。

我的判断是,基于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的模式创新的时代,可能已经过去,而基于人工智能这些硬科技的,AR、VR这些东西,这个时代可能已经到来。有一次我跟蔡文胜讨论一个纯粹的命题,说怎么才能颠覆微信。其实微信是颠复不了的,犹如只有智能机才能颠覆功能机。所以怎么能颠复微信,一定是跳出微信的维度,不是一个更快更好更漂亮的应用界面,永远不可能。而是一个完全不同的技术平台,才有可能颠覆巨头,巨头对新科技的这种反应,对能够动摇它的新科技的反应往往都是迟缓的。

记者:你今年投了多少个人工智能方面的项目?

 徐小平:我们在这方面投的非常多。我们昨天投了一个项目,是两个斯坦福的顶级的教授,天才级的博士做的大数据应用,帮BAT级别的企业做服务。这种东西的出现,马云也只能望洋兴叹,对于这种技术,我就只有脱帽的份儿了。我们要投就投这种,这样的企业是我们顶礼膜拜的企业。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