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VR元年?开VR体验店如何,就这下场吗?

2016年10月10日 23:16:0014950黒匣

VR元年?开VR体验店如何,就这下场吗? AR资讯

“ 国外的厂商拼命搞内容,咱们的厂商拼命做壳子,但最要命的是内容啊!”

“ 十几万的五金壳子,找个工程师2天就搞出来了。”

“ 一个吊桥样式的VR体验场景,他们给我要60万。我自己找木匠搭了一个,成本还不到2万块。”

狂飙突进的VR产业,动辄过亿的企业估值,这些华丽和光鲜如果没有中国近3000位VR体验店主的辛苦耕耘,就统统都是笑话和谎言。

VR体验店是这个产业目前唯一的造血机器,黑匣预计2016年,这个行业将创造10个亿的收入,这直接催生了本土VR游戏的蓬勃发展。

蓬勃之下是不为人知的憋屈和辛酸。许多小体验店主在交出高额的学费之后,被迫关门转行。但更多的人却依然疯狂入场。黑匣预计,两年之内,中国VR体验店将突破1万家。

为了推动这个行业的良性发展,黑匣从2016年10月10日起,正式推出【VR体验店联盟】公众号。这个公众号将坚定的维护VR体验店主的利益,为大家提供优质的资讯和产品, 以实现整个VR体验产业的共赢。

在公号正式上线之际,黑匣访谈了16位躬身践行的VR体验店主,请这些老司机来聊聊开VR体验店,你必须避开的那些坑。

“你只需要23天,就可以回收成本”

广东汕头时代VR体验馆的梁保辉,是VR体验店联盟里最活跃的一个店主,也可能是,迄今为止跑过VR展会数量最多的一个。就连那些招商不成最后无故取消的所谓VR展会,他都不放心地要拖着行李箱去一探究竟。

在数不清的展会上,他见到了那些传说中一年创收上亿的VR体验设备供应商,见识到了太多为体验店主精心烹制的大饼。

“我曾经见过一份最忽悠的招商书,需要九十多万,他们跟我说:“梁先生,你只需要23天,就可以回收成本”。九十多万,23天,既然这么挣钱,你们自己为什么不直接去开直营店呢。”

事实上,在很多VR体验店主群里,都发布了不少抛售和转让成套VR体验设备的信息。可能是经营不善,也可能是背后那些讳莫如深的原因,面对记者的探访,店主们只是一再强调价格还可以商量。

在梁先生看来,大部分展会上的销售并不懂VR,他提出的很多专业性问题例如延迟、刷新率等,体验设备厂商的销售都含糊地带过。“你知道吗?这些销售连自己设备用什么参数的显卡都不知道,却能保证我投资VR体验店赚的钱比高利贷还高。”梁先生说。

可是对于那些看到风口蜂拥而至的投机尝鲜者来说,厂商这套【每日客流量×客单价×天数=全部收回投资本钱】的话术无疑是诱人的。只不过开店老司机们都非常明白,这种完全理想化的投资回报收益公式,已经逐步在远离这个市场。

四川成都的体验店主蔡远洋说:“按照厂商说的每天一两百人上客率是节假日才有的盛况,平时很少。随便一个客流量集中的商场,单价都要超过1000元平方米,人工工资加上动辄几十万的体验外设,能收回成本已经算是万幸了。”

如果说真的存在这样的投资效果,那可能就是2015年的蛋椅生意时代。2、3万的设备投资,数米见方的占地面积,快速卷携着家长和孩子的好奇心而来,然后以更快的速度,消失在这个尚且晕眩的市场里。

“那今年呢?”记者问到。“今年……咱们那些群里转让最多的就是蛋椅了吧。呵呵。”

“十几万的五金壳子找个工程师2天就搞出来了”

杭州的体验店主谢杰,也是一个跑遍全国展会想找到一个“拳头产品”的偏执者。但是最后,几乎走遍了上半年所有的VR展会,老谢最终选择了自己做。

“一个吊桥样式的VR体验场景,他们给我要60万。我自己在店里找木匠搭了一个,成本还不到2万块。他们说的什么力反馈,跟内容衔接得很差,我索性让客人用Gear VR,依靠吊桥的自然晃动还更逼真嘞!”

广东汕头时代VR体验店的梁保辉说起自己的改装经历也非常自豪。“××××那个空间探索,我研究了很多次,最后发现就是一个五金架子套上HTC vive,要价十几万。我找了工程师过去,研究以后2天就给我搞出来了。”

接下来的计划,梁先生说想把自己的方案放到淘宝上面众筹,不为挣钱,就只为了让大家知道这个东西,根本用不了那么高的价格。听到这里,记者为国内旗鼓大张的VR外设厂商和品牌运营商捏了把汗。市场何其聪明,天价逼得良民跳反,这是挡都挡不住的事情。

天价的体验设备市场,除了逼小店主们崛起,也使得厂商背后的“厂商”纷纷出山。OEM厂家看到了肥厚的利润,和极低的门槛,也纷纷转战台前分蛋糕。“市场上你看到的外设,我们通通都能做。”广州番禺工业村的豹速VR销售人员跟记者说。

投资圈里常常说的所谓“VR元年”,对于小体验店主来说,却是“血洗他们全部家当的元年”。“贵的离谱”,是体验店老司机们共同的不满。

“国外的厂商拼命搞内容,咱们的厂商拼命做壳子,但最要命的是内容啊!”广州车陂地铁站的店主唐昊也表达了他的担忧。这已经是他的第二家VR体验店了。靠着几台HTC VIVE的裸机和地铁口的绝佳位置,他正试着用自己的方式对抗这个冬天。

“别相信盈利的那拨人,盈利的都是不用交房租的”

“别相信盈利的那拨人,盈利的那拨都是不用交房租的” 。最早说出这句话的是焰火工坊的娄池,后来在坊间成为小体验店主消遣超级体验店的玩笑。

所谓超级体验店,就是VR体验店里面的“人民币玩家”。他们动不动就能在万象城、万达金街上跑马圈地,成功“杀入”VR领域,获得媒体对其一个月流水六位数的名气加持。跟这句名言相对的,是成都叱咤体验店的赵永杉说的——“别相信他们的流水,他们的流水大多不是靠VR。”

前不久,一个VR体验品牌商晒出自己VR体验店推出的米其林五星西餐,让人傻傻搞不清楚,这究竟是开了一家VR体验的主题餐厅,还是带有餐饮增值服务的VR体验店。虫洞VR体验馆的负责人陈昆曾告诉记者,咖啡机、冷饮柜,这都是跑流水必不可少的。

花样繁复的增值项目并非不好,只是对于纷至沓来的VR体验店主来说,冷静下来,你看到的所谓账面营收可能远远不是你认为的那么纯粹。

那些热的发烫的超级体验店,背后可能是政府和地产项目的支持,港股上市公司的背景,坚挺的数码电子产品销售渠道……还有的甚至能直接拉来学校的资源进行推广。

对于教育整个VR市场,他们意义重大,但是其不可复制性,也注定会给跟风者迎头一击。某VR体验品牌运营商的CEO曾在一篇专访中介绍生意经:“VR是个新东西,到哪儿都有尝鲜的。湖北宜昌店不行了,直接换到襄阳去”。

武汉的体验店主邓强刚刚转手了他的两套HTCvive,忍不住说,“他们挣完这拨钱就跑了,我们呢?”

“体验店选址王,我只服这家”

似乎记者一直在唱衰,难道不存在盈利的体验店吗?当然存在。不久前黑匣网报道过《单店月入40万,这家最赚钱的VR体验店有何秘诀》引起过广泛的议论。 

刚刚过去的十一黄金周,我们再次探访了文中提到的这家VR体验店。据了解,黄金周期间,该体验店在各大商超的体验店日营业额都超过了2万,最差的一家在北京国贸,每天也有一万五靠上。

这个数据,不可谓不惊人。“地段好,人群都是高端消费人群,一家人一次玩个五六百很正常。”负责人傅总告诉我们。不信邪的其他店主们跟记者一样,多次前往探访,现场情况属实。

我们访谈的16位资深的体验店主,几乎每个人都会告诉你,选址是成功的一半。像上面那家体验店一样,得益于选址成功的体验店还有几家。国庆期间的××星空,店门口都开始发起了排队的座椅。

大连老虎滩VR的田苗告诉黑匣:“在旅游景区做VR体验馆也很挣钱,8月5号开业,一个月挣了50几万,3个月就能回本。而且景区不需要考虑黏性,一次性客流很大,运营简单粗暴。”

没有人听了不会心动,也许你躲过了销售人员的大饼,但可能躲不过这些真实案例的大饼。对此,深圳梦空间VR的卫辉表示了忧虑:“根本上,个体的小店主跟有地产资源支持的大品牌是不可比拟的。人流的红利很快就会吃完了,吃完以后呢,深圳Cocopark的第一家体验店就是很好的例子,已经人去楼空。”

“像雇佣兵这么好的游戏,你倒是更新啊”

VR内容是目前的瓶颈,这已经成为整个行业的共识。对于国内不断涌现的内容制作团队来说,靠线下体验渠道给团队供血,相较steam这样的传统游戏平台,无疑成为CP更为青睐的发行渠道。

打败Steam,中国式游戏发行渠道趋近建设完成。而体验设备厂商,也从投钱砸壳子,投钱砸内容平台,逐步转战到砸钱投CP。谁抢到了好的CP谁就能占领市场。黑盾就是很好的例子。一个强大的CP就直接带动了硬件、外设、内容和线下体验消费的整个链条。

虽然大作未现,但体验店主们追捧的游戏也不少。时代VR的梁保辉就特别看好《雇佣兵》这款游戏。

“来自成都的团队做的游戏,做得很好很漂亮,我跟别人介绍这款游戏的时候,都很自豪地告诉他们,这是我们国内团队自己做得一款游戏,做得很好。但是来自国外的一些游戏ON WARD ,Dig4等,他们到现在已经更新了无数次,优化了无数次,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国内这么优秀的一个作品到现在依然没有更新。

真的希望如果《雇佣兵》团队有看到这篇文章,我代表广大的体验店店主表示,我们真的希望这个游戏能够延续,能出现对战、交互,希望你们国产游戏团队做得更好。”

汕头时代VR体验店店主梁保辉,说出了很多店主的心声

我们采访的16位店主中,不少都已经开起了自己的第二家VR体验店。他们是尝鲜者,淘金者,更是热爱者,颠覆者。采访的时候,他们时而愤怒,恨其不争,时而心痛,忧心无良厂商危及整个行业的良性发展。

回头看看,VR体验店联盟成员现在已经有300多人,他们不同意笔者用“抱团取暖”这个词形容他们,因为亲身跋涉了这个新兴行业的迷茫、乱象、骗局,他们步伐坚稳,笑对洗牌,并不担心所谓的“寒冬”。

平等、客观、百炼成钢,VR体验店联盟——等待你的敲门声。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