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影创科技CEO孙立:用最理智的方式做中国的AR眼镜

2016年06月30日 14:26:2811690

2016年的上海CES Asia大会上,我第一次摸到了影创Air——中国人做的第一款能“点亮”AR眼镜。当时我在排队,前面是一位外国女士在体验影创Air。影创科技的展台上,我分明的看到有个胖子在八面玲珑的招呼各种好奇的友人。

2015年9月我第一次在微软大会上看到Hololens演示增强现实游戏的时候,我笃定的相信未来的某一刻它一定会非常重要,因为它将再次解放双手。人类上一次解放双手是在六百万年以前(另一说四百五十万年前),从四肢着地到直立行走。

第一次看到影创Air时,我只看到了一个方形的屏幕,类似于Windows的开始菜单浮现在我眼前。戴上影创Air时,因为疏忽,棱镜还撞到了我的眼睫毛。嘈杂的展会、身后众多的排队者,最后草草看过作罢。

6月16日之前,力拼科技的张武龙告诉我,影创科技CEO孙立来北京了,你应该采访一下。出于对中国AR眼镜设计者的好奇,我仍然安排了这次专访,并且亲自上阵。我很想近距离看看这位中国的“要改变看世界方式”的创业者。

影创科技CEO孙立:用最理智的方式做中国的AR眼镜 AR资讯 第1张

专访当日,略感失望的是,因为航班的延误,拿着样机的那个胖子,被滞留在了广州,因此采访时,我们没摸到眼镜。但是当我们下午再次返回616峰会时,影创科技的刘文涛告诉我,眼镜送来了。

影创科技CEO孙立:用最理智的方式做中国的AR眼镜 AR资讯 第2张

怎么送来的?

一大早的航班,人肉快递,中午没吃饭就从机场赶过来了。

后来我知道,那个胖子叫彬子,一个地道的北京人:航班延误的那个晚上,一晚上都没睡觉,远程用微信一再跟主办方确认第二天他们家“立立”上台发言的各种细节。那个“立立”就是彬子口中的孙立。

孙立87年生人,而彬子84年。通常85年是个隔代年,87年对于84年而言,在我的理解里简直是2代人。我很好奇彬子举手投足之间为何对孙立这个人如此佩服和尊敬——当我躲在摄像机后面通过液晶屏观察孙立接受嫣然(@极AR)采访时,我只能感受到某种沉静、平和的技术男气质,就魅力而言,一般般而已。在后来的某一天晚上,彬子执意邀请饭局。酒过三巡,6瓶酒下肚的胖子所说出来的“真言”,才让我相信,或许孙立真的有那种让人五体投地的魅力,可惜相见恨“短”而已。

原先我们的采访并不常这样写。通常我们都会将受访人在采访中说的那些内容,再整理一遍,方便读者阅读。而当我再次面对这次专访整理后的文字时,我决心抛弃它们。并非这些内容不重要,而是并非重点。我们或许很难从一段专访中完全理解一家公司的产品,但我们很容易从一个人的表现窥探一家企业的文化、团队的状态以及最核心的那个人,于是我们相信某些很可能会发生的事。

一个能在中国量产AR眼镜的公司,可想而知,背后的团队必定有两把刷子。确切的说,影创有三把:

  • 一个来自美国罗切斯特光学(Rochester Optical)的合伙人担任光学技术团队的Leader。罗切斯特光学为美国军方设计了大量模拟训练方案,其中包括F22的模拟飞行头盔。关于这些在rochesteroptical.com官网可以看到。

  • 一个包括了曾为Magic Leap技术核心层成员的SLAM算法团队。他们用3个摄像头解决了Hololens需要7颗才能解决的手势捕捉和环境建模问题,包括一颗鱼眼摄像头,为了捕捉更广阔的环境。

  • 一个成员大多来自三星、华为等知名手机厂商的硬件架构团队,实现了快速原型迭代和量产产品的架构设计。

从现实角度讲,AR眼镜在消费级民用层面,还无法真正实现“改变看世界的方式”,即便是Hololens也做不到。日常生活中你不可能为了适应眼镜而刻意放慢任何一个头部转动的动作,而你不如此,则现阶段的硬件运算处理能力则完全不可能解决虚拟成像与现实空间始终无缝结合的问题。影创也做不到,所以孙立的第一目标是实现toB端应用的量产。尽管“toB应用”在今天看来,已然是VR和AR两个领域众多产品说滥了的方向,但确实事实只能如此。

B端应用+量产,是一个合理且科学的决策。大多数硬件企业今天仍只能选择为生存而战。而量产是个分水岭。没有量产,则没有大范围(相对)应用的机会;没有大范围应用的机会,则没有实战测试产品并升级改善的机会。在B端特定场景的应用,会使需求方得到满足,同样也使供货方获得机会。

影创科技CEO孙立:用最理智的方式做中国的AR眼镜 AR资讯 第3张

6月16日下午,当孙立递给我他的影创Air样机之前,还亲自仔细测试了数分钟,或许还略有些忐忑,生怕这帮眼高于手、口无遮拦的媒体胡乱评价他那副鼻架都是修复过的样品。然而对于我来说,实际的体验已经比CES Asia那次看到的好了数倍,尽管还没有刻画出我心中的未来,然而比CES上那次看起来更符合现阶段应有的水准了,并且这一次棱镜没有撞到我的眼睫毛,它再一次变薄。为“棱镜”这个说法,我还特意讨教了孙立。Hololens也不过如此——按照极AR某位亲测过Hololens的同事的说法。

Hololens官方价格卖$3000,折合人民币约18000元,最新黑市价格45000元。影创Air定价不超过¥5000元。

也许现在的它并非为你而生,但它为时代而生。彬子是个很拼的男人(有一系列的故事),而关于拼的问题,他是这么解释的:咱就想老了之后有个故事能讲,咱当年也是努力去改变世界的人。彬子是,孙立是,很多人都是。

不管为了什么样的梦想,我们都需要一台自己的AR眼镜。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