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2016年08月31日 17:33:203620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AR资讯 第1张

在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的办公室旁,有一间虚拟现实体验室,访问Facebook的外国首脑和其他政要常常会在里面玩得忘乎所以。一个初夏的早晨,当我采访扎克伯格时,他已经记不起哪些人来过,抑或是太过注重外交辞令而不肯透露。不过,他倒是回想起一名政要的趣事。

“他不愿走。”扎克伯格说,“他的助手说,‘总理先生,您必须离开了……您的航班已经推迟了两个小时。’”

对32岁的Facebook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来说,这正是他希望数百万用户在佩戴Oculus Rift头戴设备时会有的感受。

扎克伯格希望Oculus,或者未来的升级版本,能取代我们的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电视机、挂在墙上的艺术品,以及在某些情况下,有了它,我们就不用在现实中和朋友见面了。所以,我们不用再拥有一堆设备,只需把电子邮件和最喜欢的节目切换到虚拟现实视图中。

它的意义并不是让我们进入一种孤单的工作或游戏模式,而是通过虚拟现实技术——这项技术能骗过我们的大脑,让我们自以为身在别处,却不用亲自前往——更加频繁地与他人连接;或是利用增强现实技术,让我们翻阅数字文件,仿佛它们是真的一样。从自己的宿舍起步,扎克伯格在短短12年间打造了一个拥有17.1亿用户的社交媒体网络,它已成为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全球性社群。在取得这些成就之后,如今,扎克伯格希望将我们所有人连接在他的新现实当中。

在他看来,只用10年时间,“虚拟现实将成为一种主流的计算平台。”正如我们看到的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的爆炸式发展,围绕虚拟现实也将出现一个完整的生态系统。

“你可以把这些东西带到任何地方。”他说,“就好比我说,我们都在这里,我们来下国际象棋吧。于是,这里就出现了一个棋盘,而我们可以置身于任何空间,我们可以在火星上下棋。”

但扎克伯格的长期计划不在于棋盘,也不是创建一颗虚拟火星,他的宏大愿景是连接整个世界。出于这个原因,Facebook 2014年斥资20亿美元收购了Oculus。同样出于这个原因,扎克伯格正努力通过自制的发射器、无人机和激光器传输信号,把互联网带给这个星球上数十亿仍然无法上网的人。为了让更多的人享受到技术带来的便利,扎克伯格承诺把几乎所有财富(他所持Facebook股票的99%,市值在450亿美元左右)捐给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这是一个以他和妻子普莉希拉·陈(Priscilla Chan)名字命名的组织,其目标是“发掘人的潜力和促进平等”。

可以肯定地说,没有人像扎克伯格这样,在如此多的领域里致力于实现这个关于连接的愿景。“我当然不会低估他。”本·霍洛维茨(Ben Horowitz)说,他的风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是Facebook的投资人。“他下定了决心,愿意接受失败并再次尝试,他掌握着资源,而且还是一位天才。如果他不能为我们带路,我不知道还有谁可以了。”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AR资讯 第2张

Oculus设计团队在Facebook总部测试硬件。

当扎克伯格两年前推动Facebook收购Oculus时,硅谷人士都很意外。“所有人都想不通,虚拟现实真的靠谱吗?为什么Facebook要做这件事?”该公司首席技术官麦克·斯科洛普夫(Mike Schroepfer)说,他指的是Facebook涉足硬件业务一事。当时,Oculus还没有开发出必要的手部和头部位置追踪技术,无法让用户产生身临其境的感觉。“它还是某种处于演示阶段的东西。”斯科洛普夫说。

过去两年中,一些重要的技术进展出现了:性能更好、像素密度更大的LED屏幕;运算速度更快的处理器;以及得到改进的传感器。在同一时期,其他人也跟上了扎克伯格的步伐。谷歌投资了增强现实平台Magic Leap,微软发布了增强现实产品HoloLens苹果据说也在研发自己的头戴设备。

扎克伯格认为,应该彻底反思我们与个人技术之间的关系。“我们与电脑以及手机之间的决定性关系不是人,而是应用程序,对我来说,这有些疯狂。”他说,“这极其不正常,而且过于技术化。”他的目标是打造新一代的计算平台,他表示,其中“人是基本要素。”

扎克伯格的最终目标是让我们的数字生活和现实生活实现无缝融合:这就是增强现实,亦被称为混合现实。与虚拟现实不同,增强现实不会提供一个完整的虚拟空间,而是构建在现实世界基础之上。“如果你环顾这个房间,”他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几乎空无一物的会议室,“这里有多少东西必须是实体的呢?”事实证明,并没有多少。笔记本电脑并非必要,电视屏幕也是一样。“不用再花几百美元购买这些东西。”他说,“可以像在应用商店购买应用程序一样,只花1美元,就可以随时使用。”

不仅如此,扎克伯格认为,这项技术还能让我们摆脱孤独。“我认为,很多时候,人们都预设了这样的问题:当人们可以和真人互动时,他们却花时间待在虚拟现实里,这是不是很奇怪?”扎克伯格说,并指出,他的团队研究过虚拟现实所产生的心理影响。“我认为,那种看法在几个方面有失偏颇,其中最主要的就是,虚拟现实替代的其实是电视之类的其他技术模式,我们在看电视时会更加被动……人们希望身处一种个性化体验当中,由自己负责做决定,同时也想和其他人互动,虚拟现实就是这种体验的自然延伸。”因此,在扎克伯格未来的增强现实中,我们的社交性会变得更强,而不是更弱。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AR资讯 第3张

6月28日,Aquila无人机首次试飞。

从表面上看,我们很容易把扎克伯格连接全世界的努力贬低为纯粹的利己主义。毕竟,Facebook是一家上市公司,通过向用户投放广告赚钱。而且,他的免费互联网连接项目Free Basics也广受诟病。当印度今年2月拒绝Free Basics时,人们的批评意见主要集中于:Facebook在这个项目中扮演着看门人的角色,用户能访问什么和不能访问什么,全由该公司决定。

“印度有10亿人上不了网,所以那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扎克伯格说。虽然在印度遭遇重大挫折,但他历来善于证明反对者是错误的。目前,Facebook已在全球42个国家推出了Free Basics,让2,500万人首次用上了互联网。

扎克伯格把未连网的人群分成了三大类:10亿人无力负担上网费用,10亿人缺乏网络设备,还有20亿人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要或需要上网。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AR资讯 第4张

扎克伯格的人工智能助理。虚拟管家可以在一天当中完成的任务。

对那些想上网却无力负担的10亿人,Facebook正在制定计划,将打造更便宜的基础设施,帮助电信公司削减成本。今年7月,为改善偏远地区的网络连接,Facebook推出了又一款硬件产品:OpenCellular。这是一个鞋盒大小的发射器,它可以连接到现有的网络设施,并发射2G、LTE和Wi-Fi信号,最多可以支持大约10公里范围内的1,500名用户连网。Facebook已将这款产品开源,以此鼓励电信公司和创业者基于OpenCellular平台搭建无线网络基础设施。

对那些身处偏远地区的人,Facebook计划启用无人机,从空中传输网络信号。这款无人机名叫Aquila,翼展与波音737相当。这些无人机最终或许可以在空中停留三个月。在首次试飞中,Aquila在空中飞行了96分钟,比原计划时间延长了三倍。Aquila的激光器将把信号传输到地面的信号塔,并覆盖半径约50公里的区域,其带宽足以为数千人提供上网支持。

剩下的20亿人,即那些不相信互联网作用的人,是最难解决的。扎克伯格是这样描述的:“你从来没用过互联网,现在有人过来跟你说,‘你想买数据套餐吗?’你的反应是,‘什么意思?’”

对这部分人群,投入将是巨大的,而且其间充满了棘手的政治和文化问题,正如Facebook在印度的遭遇。但对扎克伯格来说,解决这部分人的上网问题至关重要。他说,“我们试图赋予每个人彼此分享和连接的能力,但如果有超过一半的人都上不了网,这个目标将很难实现。”

其他人也希望看到这件事变成现实。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和他的SpaceX公司正通过能够发射网络信号的卫星在解决这个问题。作为Facebook的劲敌,谷歌也推出了用于普及互联网的气球和无人机。那么,为什么扎克伯格应该成为获得成功的那个人呢?“我认为任何人都可以做这件事。”他说,“但问题常常在于,谁最关心把事情做成?”

32岁已走到人生巅峰, 扎克伯格未来十年打算做AR? AR资讯 第5张

扎克伯格和妻子普莉希拉・陈。

2015年,当扎克伯格与普莉希拉的女儿Max出生时,扎克伯格给她写了一封公开信,承诺在他们有生之年,把99%的财富用于改革教育和对抗疾病,以及支持其他公益事业。

扎克伯格一直很关心教育。2010年,他曾向新泽西州纽瓦克的一个学校系统捐赠了1亿美元——但官僚主义和政治游戏让他深感沮丧。这一次,他专注于用自己熟悉的事物来改革教育,那就是通过软件。

2014年1月,扎克伯格参观了加州桑尼维尔的一所学校。这里的教室被布置成了初创公司的样子,教室之间没有墙壁,共用课桌上摆满了电脑。不过,最吸引扎克伯格的地方是,这所学校正在进行个性化教育实验。每名学生都按照自己的进度学习,他们也会组成团队,一起解决更加复杂的问题。更让扎克伯格吃惊的是,打造上述个性化教育平台的工程师团队竟然只有一个人。

后来,扎克伯格向学校负责人提出了一笔交易,他可以向学校提供更多的工程师,前提是这款软件要免费提供给其他学校使用。校方接受了这笔交易。在本学年,将有大约120所学校会用上这款个性化教育软件。扎克伯格希望,未来十年左右,全美能有一半学校参与进来。

对扎克伯格来说,教育只是另一个工程学问题,医学研究也是一样,事实上,所有事情都不例外。这正是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的核心理念:工程师可以推动任何领域的发展。“如果顶尖科学家背后拥有世界级工程团队的支持,我相信,我们将能打造出一批可以发掘大量新知的工具。”扎克伯格说。

扎克伯格并不是一个缺乏远见的人,他甚至敢说,凭借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科学有朝一日将能够攻克癌症,以及其他被视为不治之症的疾病。“我想让全世界相信,到本世纪末,人类也许可以控制所有疾病。”扎克伯格说,“我相信我们可以做到。”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因为信他而信错了。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