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国产AR游戏基本上线就死 玩家看重PMGO更是IP而非AR

2016年08月26日 22:01:357100

点开手机上的《Pokémon GO》(以下简称 PMGO)游戏软件,开启地图和定位功能,手机摄像头实时拍摄的现实画面中,便会出现皮卡丘、小火龙、比比鸟、杰尼龟等宠物小精灵形象。曾经只能在动画片镜头与虚拟游戏场景中存在的“二次元”小精灵,如今却“藏身”在真实世界的各个角落,可能是街区、咖啡店、甚至是桥边河畔,玩家只要拿着手机四处走动,就可以发现它们并“捉住”它们。

通过巧妙嫁接AR元素,实现虚拟与现实对接的PMGO无疑是目前最火的手机游戏,今年7月在美国、新西兰及澳大利亚上架之后,这款手游便迅速登顶游戏畅销榜榜首,并且引起全球狂欢。在海外更是出现不少“奇闻”:有人为专心捕捉小精灵辞去了工作;在纽约中央公园,为了捕获一款罕见的水系小精灵,有玩家甚至不惜在引擎发动的情况下跳车,跟随巨大的人流围观捕捉;美国圣莫尼卡海滩因为刷出了初代小精灵乘龙,凌晨1点聚集了上百名玩家。 

PMGO火了。这款游戏上线2周下载量已破3000万,获得收入3500万美元,引发任天堂股价大涨,涨幅一度达到36%,市值甚至超过了索尼、三菱等老牌企业。此款游戏目前并未对中国市场开放,中国玩家无处安放的热情硬是将一款玩法相似的国产游戏《城市精灵 GO》捧上了下载榜冠军。

PMGO的火爆能否点燃AR游戏的发展加速器,AR游戏会成为中国游戏产业的下一个风口吗? 据游族网络COO陈礼标透露,目前中国从事AR开发的企业有200多家,数量不多,成功的产品更是寥寥无几。可以说,缺少IP和技术的积累,中国AR游戏市场要捉到属于自己的皮卡丘还早得很。

 “AR元素+LBS技术”背后是两个20年的积累

PMGO曾经是一个愚人节玩笑———2014年4月1日,谷歌地图上曾出现过一个与宠物小精灵有关的“小彩蛋”,玩家可以在世界地图中捕获150只口袋妖怪。两年后玩笑成真,PMGO横空出世,但是背后却藏着两条贯穿20年的发展暗线。

其中一条是以IP为基石,由技术驱动的Pokémon游戏发展史。从1996年日本任天堂推出掌上游戏Pokémon算起,这款首创精灵收集、养成、交换理念的游戏,已经经过20年的发展,数代升级,进化出了街机、主机游戏等不同门类。如今的PMGO最大的卖点与惊喜无疑是对AR元素的运用。所谓AR即 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 的缩写,也被称为混合现实。其主要通过电脑技术,将虚拟的信息应用到真实世界,使得真实的环境和虚拟的物体实时叠加,在同一个画面同时存在。与VR游戏在设备中创造了一个全新的游戏世界让玩家进入相反,AR游戏则把现实世界的地理情况作为蓝本,在其中加入游戏元素,通过手机与玩家相连。在PMGO的游戏界面里,将虚拟的小精灵叠加到玩家的真实生活场景中,正是一种现实感的增强。

得益于虚拟与现实的重叠体验,PMGO比其他游戏更多了一层从线上到线下的社交体验革新———玩家在路上抓精灵结交志同道合的伙伴,抓得多的精灵还能放出来提供给别的玩家,每天还能在网上晒成果求点赞。有澳洲粉丝爆料,自己通过玩PMGO结交的异性数量甚至超过了Tinder,后者是一款欧美当红手机交友APP,曾创下两个月内为100万对用户成功“牵线”的纪录。数据显示,PMGO的用户活跃度甚至直逼社交软件Twitter,每天人们平均花在PMGO上的时间已是Facebook的两倍。

当玩家满大街搜罗精灵时,成就PMGO的LBS (Location Based service基于地点的服务) 技术也成了席卷游戏界的热词,而这背后则藏着另一个20年的故事。PMGO是任天堂首次与西方游戏公司合作推出的大型项目,其技术开发方Niantic是一家刚刚脱离谷歌的新兴游戏公司,而公司的CEO约翰·汉克正是数字地图行业的先行者,他曾参与制作了谷歌地图与谷歌街景。早在1996年,汉克就将自己的一款游戏卖出,开始专心绘制世界地图。之后,他提出将地图和空中摄影结合,并开发了第一个在线的世界GPS-3D航空图,这便是谷歌地图的雏形。在电子地图业打下基础后,汉克又再度转战游戏业成立了Niantic,并将地图技术应用到游戏中,两者叠加的集大成者便是游戏《Ingress》。游戏中玩家同样需要走到户外,通过GPS上传自己的位置,根据得到的地图在现实世界中移动,执行“圈地”任务。

虽然《Ingress》一直在“极客”的小众范围内流行,并未像PMGO般成为市场的爆点,却成为PMGO的数据母本。目前玩家捕捉小精灵的PMGO精灵小站的位置、名称、图片数据都来自过去一年中全球数十万《Ingress》 玩家的上传和申请。可以说,正是汉克本人20年电子领域的数据、技术积累,为PMGO的体验创新打下了基础。

平均每300款游戏中就有一款AR游戏,但基本上线就死

不止一位游戏人提到,从严格意义上讲,目前PMGO对AR的运用并非完全成熟,其呈现的只能说是简版AR。真正的AR需要对用户周围环境的动态映射,也就是说,玩家应该看到沿途的墙面上闪烁的距离标志,或者小精灵在水上破浪而行等与真实世界画面产生互动的虚拟画面,而现在PMGO仅仅将图像识别技术叠加到现实场景、并启动了虚影像,因此宠物小精灵大多只能呆板地“悬浮”在画面中。这样的画面呈现效果与一般重度手游存在明显的差距。

但仅仅如此,带来的新鲜体验已经足以让玩家买单。陈礼标认为,PMGO的瞬间爆火为AR游戏打开了市场认知,这很有可能推动AR游戏比VR游戏更早得到大规模的普及。眼下,第一轮仿制浪潮已然掀起。有媒体统计,在上线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内,全球范围内就出现了超过20款向PMGO致敬的“山寨”游戏,有的采用了业内所谓的“像素级复制”———原封不动地照抄;有的改了画风但玩法十分相近。其中 《城市精灵GO》便是中国网民们的当红“宠儿”,这款在高德地图中捉精灵的手游今年4月上线,一开始采用付费下载模式,排畅销榜100名开外,等到PMGO上线后,游戏迅速改变策略采取免费下载,一跃成为下载榜冠军,并且蝉联一周。

蓝港互动副总裁王世颖认为,PMGO与早先一批AR游戏的冷热对比为中国手游人上了一课。“AR游戏的技术门槛并不算高,开发成本处于手游圈前列,与重度手游基本持平。最大的难点其实在游戏设计思路上。要将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结合起来,做到拿掉AR元素游戏就不再成立,否则AR并非竞争力,只是鸡肋而已。”王世颖告诉记者,AR游戏并没有缺席市场,在自己过去经手发行或看到的游戏项目中,平均每200到300款中就有一款AR游戏,但赚钱的很少,基本上线就死,或者压根没能上线。

为什么之前的AR游戏赚不了钱?一方面是受众对AR的关注度与认同感还未被确立,另一方面乐于尝试创新的大多是小团队,由于资金和经验的相对缺乏,他们在AR玩法叠加上并不成熟。有些游戏中AR根本没有被“玩”起来,玩法单薄,很难持续吸引玩家;有的游戏中AR只是噱头或搭售手段,对游戏的体验毫无增色。在90%的国产手游淘汰率面前,这些空有概念,玩法却没能实际升级的游戏,自然缺乏竞争力。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虽然借着热度傍名的山寨游戏已经面世,但因PMGO火爆而试水AR领域的大、中型游戏公司并不多。网易、完美、盛大、巨人等纷纷表示,目前手头没有AR游戏项目,暂时也没有相关的研究。

“玩家看上的可能只是IP,而不是AR。”因为制作出流水上亿的《花千骨》手游声名鹊起的天象互动也并未投身AR游戏的打算,天象互动CEO何云鹏一语道出了中国游戏从业者选择观望的深层焦虑———宠物小精灵这个IP太强大,经过20年影视与游戏作品的共同发酵,在全球范围内都影响力甚广,而其动漫作品的核心理念就是捕捉小精灵,本次与AR结合就像是为“二次元”粉丝们一圆童年梦想。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