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资讯

AR头盔AR-1的失败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课

2016年08月23日 21:57:557570

对于 AR,可能有的人是从《Pokémon Go》的身上了解到相关概念,当然也因为这款游戏,企图在 AR 领域捞一票的创业者也越来越多,不过,近日 TechCrunch 报道称,昔日那个轰动一时的 AR 摩托车头盔 AR-1 已经半路夭折,并且其公司 Skully 带着一大笔债务正式宣告破产,这无异于给那些充满激情的 AR 创业者泼了一盆冷水。

AR头盔AR-1的失败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课 AR资讯 第1张

AR智能头盔一夜走红

故事还得从 2013 年说起,尽管 AR 概念的提出已经有一段时间,但是相比 VR,其曝光度和概念的认知程度都相对偏低,而就是 Indiegogo 上的一项众筹项目让人对 AR 概念有了进一步的认识,由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两兄弟一手建立的 Skully 公司也从此声名远扬。

Marcus Weller曾经在明尼苏达大学研究智能交通系统,生活中经历过多起摩托车事故,一直想做出一个能够整合GPS、路线、时速、后视镜等功能的智能 AR 头盔,作为他的兄弟,Mitch Weller 二话不说也跟着他一同创业,哪怕一开始没有薪资。

AR头盔AR-1的失败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课 AR资讯 第2张

当他们构思的 AR-1 搬上 Indiegogo 之后,仅 45 小时筹资额就超过了 100 万美元,比原定的筹资目标 25 万美元要多得多,众筹订单最后超过了 3000 张,筹款总额高达 280 万美元,据统计,该项目的投资者来自 24 个国家,从这一刻起,AR-1 已经成为了世界瞩目的一款 AR 智能头盔。

AR-1 之所以能够走红,并不是因为 Skully 的推广工作做的多好,再说 Skully 当时并没有什么经济基础,花巨额推广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主要还是因为 AR-1 这个概念在当时是相当前卫和鲜有的,一旦成功,那么意味着将会开辟一个新的市场。

AR-1 项目的火爆除了吸引小额投资者之外,一些大财团也从中嗅到了商机,在去年的 3 月,Intel、Riverwood、EastLink 总共向 Skully 投入了 1100 万美金,相应的这些投资方获得了 Skully 一定的股权。

理想很美好 现实很残酷

按照 Marcus Weller 的说法,戴上 AR-1 之后能够让你获得一种类似汽车驾驶般的感受,它将车载GPS、数字音频、手机免提系统、后置摄像头等功能融为一体,通过感应器和 AR 技术能够在合适的时候给予骑手提示,Marcus Weller 甚至还夸张地说,AR-1 所达到的智能程度能够让你觉得比驾驶汽车还舒心。

AR头盔AR-1的失败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课 AR资讯 第3张

于是,Skully 的首要目标就是完成这 3000 多张众筹订单,可是在制作时他们发现,这样一款头盔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拼凑出来的,许多头盔组件过于昂贵并不适合量产,截至 Skully 关闭的那一天也只是寄出了不到 100 个头盔,并且根据一些用户的反映来看,这根本不是一件成熟的产品,在实际使用中根本不像 Marcus Weller 说的那样功能强大。

今年 4 月,Skully 的核心工程师 Milan Kovac 被马斯克挖到了特斯拉,这让 AR-1 的发售计划一再受阻,同时也影响了技术组成员的军心,这时候距离原先给出的 2014 年春上市的发售计划已经拖延了整整两年,Milan Kovac 的离开也被众多媒体认为 Skully 不仅存在财务方面的问题,而且技术上也难以突破。

接下来的 7 月,因为与投资人意见不合,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一同离开了公司,严格来说应该是被逐出公司。面对这 3000 份不可能完成的订单,以及 Milan Kovac 的跳槽,Marcus Weller 认为 Skully 已经没办法再撑下去,在临走前还曾与乐视有过接触,希望乐视能够收购 Skully,当然了乐视也不是人傻钱多的主,看着 Skully 那不堪入目的财务报告,最终还是选择放弃收购。

使尽浑身解数却无力回天 投资者成冤大头

对 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 来说,离开满目疮痍的 Skully 却也落得个自在,而继任 CEO Martin Fichter 则是眉头紧锁,为了让公司能够继续生存下去,他与其他高管进行了多方面的积极融资,哪怕一美分都不放过,最后筹集到了 600 万美元,不过相比 Skully 欠下的巨额债务,这 600 万美元简直就是杯水车薪。而 Intel、Riverwood 等投资大鳄也没有再继续注资的想法,那么 Skully 就只剩下破产清算一条道路。

AR头盔AR-1的失败又给创业者们上了一课 AR资讯 第4张

Skully 破产之后,意味着那些参与众筹的个人投资者将无法获得退款,算下来每个投资者平均损失 1400 美元。不过这还没完,原本以为可以一走了之的 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 又要面对新的问题,那就是员工的起诉,其助手 Isabelle Falthauer 控告这对兄弟在职期间滥用公司财产进行日常开销,甚至连脱衣舞俱乐部的开销都算在公司头上,不管事情是真是假,如今的 Marcus Weller和Mitch Weller 哪怕想东山再起也很难再找到合作伙伴了。

其实 Skully 的破产只能算是众多初创公司的一个缩影,创业、融资、上市已经成为了众多科技公司发展的既定路线,浮躁的发展计划背后却鲜有人踏实的在产品研发上做文章,而对于现在越来越火爆的 AR 行业,如何能选出一条合适自己的发展道路,才是众多创业者需要完成的第一课题。

更多AR新闻就在中国AR网(http://www.chinaar.com/)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