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VRCHINA
 首页 » AR资讯

伺候好女性是VR发展的重大挑战

2016年08月21日 08:02:473710YIVIAN

所有的科技博览会都会出现虚拟现实的影子。游戏、色情、虚拟办公、活动、心理健康治疗和太空探索,开发者和研究人员都在寻找新的方法来发展并创新虚拟现实。但在众多的炒作和创新之中,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领域:女性。

研究发现,女性体验虚拟现实的感受跟男性有很大的不同,这并不仅仅只是因为头显又大又重,不适合女性佩戴。

女性对虚拟现实的不同反应可以影响她们到底能否享受这一技术——即便体验内容是虚拟现实色情。女性成人片导演Erika Lust表示:“导演们应该拒绝使用‘并不能取悦女性’的科技。如果虚拟现实体验不能够使女性满足,那么我就不会使用这个技术。”

在体验虚拟现实的时候,男性与女性的主要差异之一在于生理构造因素:更多女性会比男性更容易产生晕动症。

Tom Stoffregen研究晕动症已经有超过25年的时间,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传统的晕船、空军飞行模拟器、和像Oculus Rift这样的虚拟现实设备。他的研究表明,女性比男性更容易产生晕动症。例如,女性会更容易晕船。但这种性别差异在虚拟现实中就尤为明显。

在2015年的一份研究中,Stoffregen发现,使用Rift头显时男性与女性产生晕动症的比例为1比4.

伺候好女性是VR发展的重大挑战 AR资讯 第1张

有那么多的女性希望体验虚拟现实,我们需要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来处理晕动症

在这份研究中,参加者会玩15分钟的Rift游戏,而研究人员会记录多久才会产生晕动症。有35%的人在10分钟之内就出现不适,其中70%都是女性。Stoffregen认为这是一个严重的设计缺陷。

他说:“设计虚拟现实系统的工程师往往认为晕动症的产生原因在于诸如分辨率和刷新率这样的技术因素,以及这项技术旨在模拟的感官系统,尤其是眼睛。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在关注像视场大小这样东西的根源。”

与之相反的是,Stoffregen相信:“敏感性跟人们可以在何种程度上稳定自己的身体有关。”换句话说,男性更容易稳定自己的身体,因为男性的重心更稳、脚更大、人也更重。Stoffregen认为这就是为什么女性更容易产生传统形式的晕动症,如晕船。

站在同一位置的男性与女性对不熟悉的运动情况的反应不同并不出奇。使用虚拟现实设备的人必须控制和稳定自己的身体。虚拟现实体验越震撼,人们就更有可能会试图稳定自己相对于虚拟世界的身体。但这是错误的做法,因为你的身体并不是在虚拟世界之后,我们稳定自己相对于物理世界、重力等事情的身体。

伺候好女性是VR发展的重大挑战 AR资讯 第2张

企业必须明白自己的产品存在性别歧视倾向

其他研究人员同样发现虚拟现实体验中存在性别歧视倾向。微软的danah boyd所做的一份研究中同样发现男性与女性在体验虚拟现实时的差别。运动视差,是用于说明远近不同的物体在运动速度和运动方向上的差异,而男性的运动视差能力普遍比女性强。基于阴影恢复形状,会通过光线来调整你感知物体的方法,而女性的这个能力要强于男性。大部分的虚拟现实系统都采用运动视差,主要是因为这更容易编程,但工程师并没有考虑到这会影响女性的乐趣或者是沉浸感。

那么当这个技术应用在有着明显性别差异的领域中又会发现什么事情呢?例如成人片。

成人片往往被误认为是男性的消遣,原因很简单:尽管每三个浏览互联网色情的成人中就有一位是女性,但大部分主流色情网站内容都是以男性为中心的。另一个例子是,在网站注册填写资料时,默认性别也都是男性。而女性被另外单独归类在非默认性别选项中。那么当虚拟现实与成人片结合的时候,女性用户被排除在外也不会令人过于惊讶。

但正如我们看到的一样,这不仅仅是内容问题,而是设计问题。晕动症、设计不合理的头显,而就算成人片的导演没有这种男女之分,但虚拟现实成人片如何能够让女性感到快乐或者沉浸其中呢?

Lust表示:“有那么多的女性希望体验虚拟现实,我们需要一个聪明的解决方案来处理晕动症。不仅仅只是应用在成人片的虚拟现实环境,还有用于艺术、展览、电影院这些沉浸式体验….所以如果女性体验存在问题,那么我们绝对需要有一个解决方案来处理这些问题。”

科学家和导演们都同意这一观点:这些问题并不是不可逾越的。让更多的女性加入到设计团队中去并在设计过程中提供意见和建议,这样可以帮助提升内容和产品的性别公平性。

Stoffregen说:“虚拟现实公司应该停止把这些问题看作只是技术的原因,这还是用户与技术之间如何进行交互的问题。”

他补充说:“首先,企业应该要明白自己的产品有性别歧视倾向。他们不是故意要歧视女性,而是其结果有性别歧视。让女性加入到设计团队中会有帮助,但如果她们也认为这些问题是技术方面的原因,那么也不会有用。技术是我们创造出来的,如果我们开发出来的技术具有歧视倾向,无论有意还是无意,那么开发者都应该承担责任。”

Lust也同意这个观点,她说:“我们不应该再给虚拟现实贴上‘不适合女性’的标签。我们已经受够了,而我们应该去证明这都错误的。”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