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游戏

《Pokémon GO》背后的潘多拉魔盒

2016年07月16日 08:52:2210150

希腊神话中,宙斯给了潘多拉一个神秘的盒子,并要求潘多拉不可以打开。被赫拉赐予“好奇心”的潘多拉可经不起诱惑的驱使,最终打开了这个魔盒。贪婪、诽谤、嫉妒、痛苦等人世间的邪恶被释放出来,但却在“希望”出来之前,潘多拉合上了这个魔盒,将它永远锁在盒子内。

《Pokémon GO》(以下简写PMGO)这款游戏出现后,玩家群体出现的种种迹象宛如神话中潘多拉魔盒打开后的人间投影,关于流言、争吵、FakeGPS、安全隐患的讨论充斥着社交网络。

蓝色是《Pokémon GO》在谷歌Trends的热度走势


流言

关于PMGO的流言一直不绝于耳,因为这款游戏的火爆,任天堂的市值已经涨了半个暴雪或者说一个Supercell。AR的概念也成为大家热议的话题,“不是说好的VR元年吗,怎么AR先火了”“是啊,但究竟什么是AR?”

就是对于大众对于这部分内容的不了解,网络上流言四起。不过很多时候官方态度的不明朗也是原因之一,究竟中国能不能玩成为网络上关注的热点。

Pokémon GO的火爆将带动AR概念?

怎么说呢,AR技术上限很高,下限也很低。最简单的Snapchat就可以被称为AR,其实就只是在拍照的时候在真实的取景框中加入其他物体的投影,有一种以假乱真的效果。当然AR更大众的认识是Magic Leap、Hololens这种高大上的设备,通常我们说的AR有两点,一是计算机视觉,二是对用户周围环境的动态映射。

PMGO火爆之后,大众媒体上常把它称为AR游戏,也常见AR概念将崛起的论调。但从一个比较严谨的角度来说,PMGO是LBS游戏,不是AR游戏。就算将游戏中的AR元素(照相机)去掉,也不会对游戏的完整性照成影响。

中国能不能玩PMGO?

说实话,这个问题很难解答。但是目前仍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中国不能玩,对,Facebook上那个提到中国不能玩的模棱两可的回复已经被官方删除了。当然同样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中国能玩,但是有第一点要说明,这款游戏在日本还没有解锁GPS,而在之前日本解锁的时间里中国也是同样解锁,并可以玩的。从一个乐观的角度出发,PMGO在中国能不能玩只是时间问题,而且很可能和日区一起解锁。毕竟《Ingress》在中国就可以玩,PMGO没有更特别的理由锁住中国区。

这款游戏是日美的阴谋?

因为游戏会基于GPS定位实时产生数据,有玩家担心这是日美阴谋,其实这种观点在《Ingress》运营时就已经出现过,那时候游戏里还可以有玩家提交传送门申请,国内也爆出相关新闻。不过,玩过就会发现这游戏没有垂直定位,如果作为勘测会不会太水了点?

说实话,这很《Ingress》申请传送门

Niantic一夜成名?

在非科技领域的话,是的。这款游戏由Niantic开发发行,使用任天堂宝可梦的IP,不属于任天堂承诺的明年春季前五款移动游戏。这也是任天堂第一次和西方公司有这么大的合作,但就IP而言,这款作品就是衔着金钥匙诞生的。Niantic作为从字母表(Alphabet,谷歌母公司)独立出来的公司,曾经的产品其实早就蜚声全球,而Niantic的CEO John Hanke作为整个电子地图行业的先行者,谷歌地球,谷歌街景都是他参与制作的。

Facebook最近开始传播一篇文章,虽然有些励志煽情,但基本历数了John Hanke在PMGO成功前,20年的积淀。文章的标题非常热血,引用了美国著名喜剧演员埃迪·坎特(Eddie Cantor,1892-1964年)的一句话——“It takes 20 years to make an overnight success”。

西方“朋友圈爆款文章”


争执

网络游戏难免产生争执,现在流行把这称之为“撕逼”。即便一个游戏把社交功能做的非常弱,也很难避免。游戏里做不到,玩家可以去社交网络平台嘛。论坛、贴吧、官网客服等等,对了,还有知乎,这个新晋的热门社交平台。一旦游戏内有什么自己单方面不顺眼的内容,就可以“知乎见”。

PMGO现在已经公布的版本已经把社交弱化到几乎没有,但也不能免俗,当然不排除一些正能量,不过玩家社区大部分时间可能是负能量聚集地。同是Niantic出品的,PMGO的前作游戏《Ingress》就是如此。很多玩家对于这款游戏发生争执的情况大多不是很了解,主要因为这款游戏的玩家社区集中在Google Plus(谷歌的社交平台)。

《Ingress》在G+上的中文社区叫“Ingress玩家集散地”,这里汇聚着国内很多活跃的《Ingress》玩家。作为一个分享游戏中喜怒哀乐的圈子,带着愤怒的话题总是能成为热议的高潮。选择这里作为战场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可以圈到其他区域的玩家,扩大影响力。

随便搜搜Ingress主题下的提问

线上游戏的玩家如果在游戏中出现不愉快的局面,互喷、小喇叭、PK、守尸等,大部分都是在线上解决,很多时候图个嘴上痛快也就过去了。实在不济就摆个什么“中单父子局,不服sala”意思意思。你很认真的“约架”,对方可不见得会接招。

作为LBS游戏,不同于常规线上游戏的最大区别就是,游戏必须要求本人到达确定的地方,才能执行相应的操作。PMGO中有道馆的存在,也有三个阵营的设定,玩家可以占领道馆接受别的阵营玩家的挑战,也可以挑战别的阵营的玩家的道馆。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你能保持一个道馆不被攻陷,每天会提供一定的“工资”,而且据说后续会提供训练师排名系统,动动脚趾都能想到这排名多少都会和道馆有关。

在《Ingress》中就曾经出现蓝绿阵营玩家因为一些在外人看来鸡毛蒜皮的原因,而动起手的情况。但归根结底,同样都是对“领地”的归属出现分歧。PMGO中的道馆和精灵站的数据本身就来源自《Ingress》中的传送门(Portal),那我们也可以这么设想,《Ingress》传送门密集的地方,道馆也会更多,而那些地方可能就会成为一些引发争执的地方。

国外玩家设计呼吁阵营和睦的图标


作弊

所有网络游戏都逃不开的话题,当下最流行的FPS游戏《守望先锋》在开放了竞技模式后,外挂作弊玩家也逐渐增多。单机游戏用用什么修改器作弊,自娱自乐就好了,但是线上游戏作弊,影响的不仅是其他正常玩家的游戏体验,也是整个游戏环境。

LBS游戏最大的敌人就是虚假GPS模拟(FakeGPS)。这也是从《Ingress》诞生以来就伴随而来的重大问题,《Ingress》玩家并不是“人人生而平等”,游戏中除了初期少量的官方传送门,大部分的传送门都是这个游戏的玩家通过自己拍照上传并附带GPS信息,通过审核后才在地图上出现的。

PMGO的用户指南上明确指明以下行为属于作弊:1、魔改客户端;2、一人多号;3、共享账号;4、FakeGPS;5、出售账号

国外玩家因为天生优越的网络环境,拥有非常密集的传送门,这也让他们在PMGO的游戏中有更多的精灵站和道馆。而国内的玩家,即便是开放锁区,在自己所在城市可能也很难见到精灵站和道馆。很多时候,《Ingress》在国内发展基本就是一些早期玩家多的大城市社区比较完善。

我如果是一个居住在三线城市城乡结合处的新生PMGO玩家,当我打开游戏想要按照教程玩这款游戏的时候,可能发现根本就没有精灵站,这可怎么办?如果我不去一个有精灵站的地方,是不是就永远要卡在这里呢?游戏的新手教程里明确有访问精灵站这一步。

如果可以通过修改手机的GPS信息,做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比起亲自外出方便很多。

现在全球已经有多个国家,比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德国等,和美国接壤的加拿大玩这个游戏也没有问题。现在很多玩家通过FakeGPS假装在这些国家,体验PMGO这款游戏,让其他玩不到的玩家艳羡不已,也有跃跃欲试地冲动。

《Pokémon GO》背后的潘多拉魔盒 AR游戏 第1张

一个位于加拿大渥太华的朋友,他在家玩《守望先锋》的间隙可以在三个精灵站之间抓宝可梦,万恶的资本主义!

可这是TOS(服务条款)中明确禁止的,所有包括使用FakeGPS的作弊行为都会面临被封号的危险,但什么时候会封,封多久就不好说了。Niantic在《Ingress》处理飞机的效率上就总是慢半拍,曾经有玩家专门用飞机盖出一个覆盖整个欧洲的大型场,来测试Niantic的反应能力,同时嘲讽官方确认账号飞机效率低下。

现在PMGO差别有些大,任天堂对作弊行为基本是零容忍,一旦有作弊行为,任天堂可不会纵容这种行为肆虐。现在处理效率已经很快,而且可能会有连坐效应。

“是不是活该?”

再说了,不作弊是玩家应该遵守的行为规范,而不能是因为封号才不作弊。很多作弊玩家会想,被封就被封吧,大不了换个账号。确实,对于作弊,律人不如律己。

现在已经有很大一批玩家发出了不作弊倡议,还有玩家签名抵制作弊的行为。这是对纯净游戏环境的呼吁,可能很多第一次接触LBS游戏的玩家不能理解。一个还没在中国上线解锁的游戏,你不先关心能不能玩,却关心作不作弊,是不是有些大题小作?

提前给玩家敲响警钟是非常必要的,在游戏开始前形成一种不作弊的潜意识,对游戏环境的纯净百利而无一害。不好说现在国内已经乌烟瘴气,但至少作弊的土壤已经开始蔓延。如今游戏推广最火的平台之一——也出现直播FakeGPS,对于PMGO来说这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手机游戏直播首页就有很多PMGO直播推荐,实际上基本都是FakeGPS作弊

还有就是多号行为,《Ingress》中关于多号的争就非常多。怎么就不能让人多号呢,玩WOW玩过部落也可以再玩个联盟,在Niantic设计的游戏里,多号会给一个人带来很大的优势,对其他玩家会非常不公平。

据称,以后游戏会开放交换系统,说不定后续还会有通信进化鼓励社交。一个双持的玩家拥有一个主号,然后申请小号通过FakeGPS去外地捕获特殊的宝可梦,然后在和自己的主号交换。小号封就封吧,反正大号的图鉴收集到了。

PMGO的预告片中有玩家集体在时代广场捕捉超梦的画面,这很可能是PMGO在实际现场活动的玩法,目前也没有玩家解锁到150号超梦的图鉴。一个玩家双持去参加活动就有可能获得两个超梦,一个人独占两个甚至更多传说级别的宝可梦,对别的玩家可不公平,而且一些淘宝商人也借此可以交易折现。


■ 安全隐患

如果说作弊是网络游戏都不可避,那么日常游戏注意人身安全是LBS特有的隐患。PMGO中的宝可梦大多会出现在精灵站附近,那么精灵站的位置是否安全将是很多玩家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

值得欣慰的是,Niantic在《Ingress》的运营过程中已经注意到这点,所以他们在要求申请传送门时就推荐在大众活跃的地方,比如图书馆,纪念公园,广场之类的公共场合,并禁止危险地区,军事设施等不安全或不方便访问的地方。PMGO中的精灵站和道馆都是继承自《Ingress》,所以在分布上已经注意很多。

但并不是说所有的精灵站都很安全,Niantic官方在审核一些传送门的时候也会有疏忽,包括中南海里就有一个传送门,至今除了作弊玩家(Spoofer)还没有人占领。

新西兰的玩家发现有个近海的喷泉在PMGO中成为了道馆,两个女玩家划小船专门去占领了那个道馆,并分享社交网络,本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玩家来,至少不会很快。她明显低估了这个游戏的火热程度,很快就有玩家同样划小船去挑战,从分享的图片中来看,挑战者所处的环境并不安全。

硬核玩家

美军士兵在伊拉克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现杰尼龟,布鲁克林的玩家为了抓个小拉达坠湖,女玩家在玩游戏的河边发现尸体,关于PMGO的社会新闻不绝于耳。国内玩家大部分都还没怎么玩这款游戏,有的也可能只是用了FakeGPS体验的玩家,以至于现在国内对于安全的关注并不高。

伊拉克都能玩?

保证安全并不是只是一句空话,或者说我不会去偏僻危险的地方就能草草终结的话题。前几天,美国密苏里州的奥法伦抓获四名持枪抢劫的犯罪嫌疑人,警方发现他们利用PMGO中的精灵站,在上边放上吸引宝可梦的道具,让宝可梦聚集在精灵站附近,这样就会吸引一些手无寸铁的PMGO玩家来到附近捕捉精灵。受害人并没有去很多偏僻的区域,但也受到被持枪指着脑袋的危险。

最近关于“闯警局”抓宝可梦的新闻都让人看的有些腻味,但实际上“你跺你也麻”,真正沉浸在游戏中后可不会像旁观者一样冷静。上周美国发生警察枪杀黑人事件,随后又有5名警察在示威游行中被枪杀,成为2001年“911”事件后,美国发生的最大警察殉职案。同样是上周在美国上线的PMGO就被人联系在一起,有黑人作者发表文章《警告:Pokémon GO对黑人来说可能意味着死亡》(Warning: Pokemon GO is a Death Sentence if you are a Black Man)。文章认为,黑人玩家如果误闯一些地方可能会被重判或击毙,而不是像现在新闻里出现的白人玩家只是被警告。

在《Ingress》中曾有一位北京玩家在厦门过马路时,被超速出租车撞到,不幸遇难。他叫张韧刚,游戏ID是@caaat,玩家们亲切的称呼他“大猫”。我是在他逝世后不久才开始玩《Ingress》,然后知道了他的故事。他临终前最后占领的一个传送门现在还在厦门矗立着,蓝绿双方玩家为了纪念他,保证他的名字永远留在《Ingress》中,在这个传送门的归属上设定了“停战协议”。

《Pokémon GO》背后的潘多拉魔盒 AR游戏 第2张

一直被双方阵营玩家保护的传送门

大猫的遇难表明LBS游戏可能存在的危险,这些有时候是“天灾人祸”难以躲避。在PMGO出现后,在社会新闻的火爆程度,不免会让我有些担心。我很怕某个玩家会在挑战某个道馆的时候被飞来的横祸伤及性命,然后那个道馆上标注的所有者名字可能成为了他在这个游戏里的墓志铭,而大众媒体的报道也很可能为游戏带来一些不必要的负面影响。

因为中国还处于GPS封锁,我现在还不能确认“鸡蛋脸谱”是不是成为PMGO中的精灵站或者道馆。如果这个传送门在PMGO中出现的话,我想这里会成为很多这个游戏中《Ingress》玩家会去祭奠的地方吧。

最后提醒大家注意安全,不要以为绿灯就可以过马路只盯着屏幕,谁知道有没有不守规矩的肇事车辆呢?在这点上,我认为任天堂设计的Pokemon GO Plus很有人文关怀的设计,解放了玩家盯着屏幕的双眼。

刚一公布是觉着很蠢的设计,现在也不那么反感了

我不认为我是在浇这款游戏的冷水,因为我是一个忠实的宝可梦玩家,同时也是《Ingress》玩家,我没有理由拒绝这款作品。谷歌在2014年愚人节的时候曾经出过和宝可梦合作的彩蛋企划,当时我就深陷其中,可惜没有了后文。今年超级碗宝可梦20周年纪念的广告让人热血沸腾,在单价最贵的时间段插播广告可见任天堂对宝可梦IP的重视。

看到别的地区和国家的玩家可以玩到这款游戏,你是不是也想和视频中的角色一样,说一句“I can do that”呢?

亚洲区包括日本在内的很多区域的GPS封锁最近可能就会解除,作为国土面积960万平方公里的大国,中国在地图上是很难被忽视的。John Hanke曾经在接受采访谈到LBS游戏时说过:“如果我们制作的游戏只在圣弗朗西斯科能玩,那不能算是成功,我们想要的是全球都可以玩。”(“If we designed something that only worked in San Francisco, it wouldn’t be a real success. We wanted it to work globally.”)

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打开,在整个中国地区被游戏的相关消息不断轰炸的时候,希望我们玩家能够妥善处理因为这款游戏带来的负能量和安全隐患。现在,我们仍保留着国区可玩的“希望”,我们需要有足够的准备来面对可能伴随而来的问题。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