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游戏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2016年07月15日 21:14:1311580

在仲夏午后我寻寻觅觅,穿过了阳光与暗影斑驳相间的广场与街道。整整两个小时的偏行,我感觉到我的身体被掏空了,但我也很确信这片街的Pokémon已经被我全部掏空。

  ——题个记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1张

  现象级的Pokémon Go

  就算仅仅以截止目前的战绩来论英雄,Pokémon Go已经绝对可以说是一朵娇艳欲滴的大奇葩。让我们目睹了最刀锋的技术与最沉淀的IP合体后人类集体高潮的大场面。有这么几张图能够从大数据的角度描述一下这种碾压级的爆发力,就如同向雪地里撒热尿一样势如破竹。下图是Pokémon Go在发行后两天内达到的数据成就。仅仅在两天或者更短的时间内,其在美国Android平台上的下载量已经秒掉了著名约会(音同“泡”)软件Tinder。要知道Tinder可是一个四岁的大龄APP。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2张

数据来源:SimilarWeb

  仅仅两天,在Android上日活数(Daily Active Users,DAU)直逼推特 (NYSE:TWTR)。我们有理由相信此时此刻推特在此数据上已经投降。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3张

数据来源:SimilarWeb

  在Android平台上单日使用时长为43分钟23秒,睥睨 Whatsapp, Instagram,Snapchat, Messenger 一干大佬。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4张

数据来源:SimilarWeb

  有人会质疑,他们会说来得快必然去得也快。当然我们需要去考察Pokémon Go 发行后7天、30天、90天后的移动应用留存率(app retention rate)来看看此爆款的用户粘性如何,这些事以后自然会有人会去做;但是目前而言,据App分析公司SensorTower的调研,Pokémon Go在美国的的Google和苹果商店下载量已经突破750万,仅在iOS平台上,其每日营收已达160万美元。我们可以比较一下,著名巨擘《部落冲突》每日营收是32万,而网易旗下全部手游的日流水大概是500万,全部。

  iOS App流水前十强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5张

数据来源:thinkgaming.com

  英语是一种有过度渲染倾向的语言,日常对话动不动就是awesome,magnificent, fantastic, superb, one of the best等等,但在某一个词的使用上大家还能稍微保持一点矜持:phenomenal (现象级)。什么叫现象级?Pokémon Go就是现象级。Pokémon Go的乍起让AR (augmented reality,增强现实)实现了风光逆袭。有些人会说:你别逗了Pokémon Go赢在IP赢在情怀好吗,跟是不是AR有半毛钱关系。不可否认Pokémon Go的IP确实骚包,但持这种观点的人对一些基本事实不尊重:

  1. 任天堂的游戏全是情怀:超级玛丽、口袋妖怪、塞尔达传说,情怀既没让Wii打败PlayStation,也没让Wii打败Xbox

  2. 打情怀牌的手游多如牛毛,到目前为止真正的爆款就这么一个。

  3. 亲测,样本容量不够神奇数字30,所以听过就好:身边认识的妹子正在沉迷于抓怪的,没有一个摸过GameBoy,也没有一个看过宠物小精灵。

  4. 说到底:没有AR就没有Pokémon Go。也有人片面理解AR就是要有穿戴设备,没有穿戴设备就不是AR。那我只能表示对此理解确实无解,这就如同认为穿警服的才是警察,而便衣就不是警察一样。

  什么是AR

  如前所述Pokémon Go的乍起是AR界的一记怯生生的打脸。曾经在许多人的眼中,AR就是是VR (virtual reality,虚拟现实)斜线后的表弟:被称为VR/AR 技术,比如各种行业报告都是如此给个笼统。虽然AR和VR的掰手腕已然几十年,但显然目前来看,VR已经妇孺皆知,而AR会被很多人一个不小心看成AV。

  从Google Trends的搜索兴趣来看,VR在近几年搜索数量上已经远高于AR,当普罗大众的兴趣点都在VR上,投资者的钱自然也会向VR狂撒;但是经过Pokémon Go的洗礼,投资者是否应该考虑一下在投资标的上稍微精耕细作一下,给AR这个表弟一个独立的名分?

  从Google Trends的搜索兴趣上来看近年来VR远高于AR。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6张

数据来源:Google Trends

  我们应该先从概念将AR从VR中区别出来。我个人的理解是,VR是虚拟世界覆盖现实世界,而AR是虚拟世界重叠现实世界。VR做的是用设备和技术来遮挡掉你对现实的认知,而AR做的是用设备和技术来增强你对现实的感知。在一个AR渲染的情景中你应该能清晰地将现实从虚拟中辨认出来,比如我特意停下车去抓皮卡丘,我知道镜头里的皮卡丘是虚拟的,但镜头背景里我的老婆大人愠怒而即将爆发的脸是真实的。

  AR简史

  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7张

  看图不方便的这里是文字内容:

  1968

  虽然是表兄弟,但VRAR在早期并不分你我,来自于同一个娘胎。追溯到1968年,虚拟现实之父Ivan Sutherland研发了第一代头戴式显示系统来呈现3D透视图。当然这一代设备纯靠头戴会导致体验者断颈而暴亡,需要从头顶悬挂下来方可承受其重量。

  1974

  计算机艺术家Myron Krueger设立了人工现实实验室”Videoplace。不同于现在主流的可穿戴设备,Videoplace的思路是直接通过投影机、摄像头和其他硬件模拟出一个人工现实环境。这个idea最后惨遭淘汰。如果此思路成为主流,你现在玩VR买个潜水镜就不够了,得买个家庭影院。

  1990

  AR 终于从概念上取得了独立。波音员工Tom Caudell首次提出“Augmented Reality”一词。

  1992

  发明家Louis Rosenberg研发了一套叫Virtual FixturesAR系统,为美国空军提供远程操纵体验。Rosenberg这哥们由于脑洞太大,现实已经不能满足他,他最后改了行去写科幻小说和剧本。

  1994

  AR技术首次在艺术上得到发挥。艺术家Julie Martin设计了一出叫Dancing in Cyberspace(赛博空间之舞)的表演。舞者作为现实存在,在虚拟的环境和物体之间婆娑,这是AR概念非常到位的诠释。

  1998

  名为1st &Ten的图像处理系统第一次为NFL (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在电视转播中画出了一条黄色的虚拟线,让首攻”(first down) 需要进攻的距离一目了然。

  1999

  NASA (美国航空航天局)在X-38 航天飞机上使用AR技术来投射地图数据,增强试驾的视觉感受。美国海军开始使用战场增强现实系统(Battlefield AugmentedReality System, BARS)。以后当美国大兵遇上ISIS恐怖分子,恐怖分子看见的是一个钢铁侠,美国大兵看见的是一条血槽。

  2000

  日本物理教授加藤博一创建了一个叫ARToolKit的一个软件图书馆,致力于研发可以将虚拟的三维影像投影到现实世界的技术。此项目研发的技术目前仍然被AR界广泛使用。

  2003

  NFL首次尝试使用空中摄像机Skycam来投射first down线。

  2009

  ARToolKitAR应用于浏览器之上。美联社在纸质媒体上首次使用AREsquire杂志出了一次AR特别刊,读者将杂志某些页面扫入摄像头,会在终端设备上显示动态图像。

  2013

  大众汽车发布MARTA(移动AR技术协助)App来使修理员工获得手把手的修车协助。

  2014

  谷歌宣布发售跨时代意义的谷歌眼镜(Google Glass),遭到跨时代意义的惨败。Magic Leap宣布完成截止当时最大的AAR融资:5000万美元。

  2015

  AR/VR合计7亿美元投资。

  2016

  AR/VR合计11亿美元投资。微软HoloLens 开发者版本发货。Meta 2 开发者版本发货。AR手游Pokemon Go横空出世。

  AR的优势

  我们可以说VR的核心是内容。VR是沉浸式的内容,让我们沉浸在一个超现实的世界,用全面扭曲的三观来体验一种情境或是一个故事。当你脸上绑着一个潜水镜手舞足蹈,你旁边的哥们还以为你在抽抽。VR的优势就是实现你与现实的隔绝从而带来梦境般的体验,但也注定了没法与更为广阔的真实世界互动,原因很简单:你出不了门。

  AR的核心在于用更大的可能与世界进行互动,如前文所言,AR不覆盖现实,AR是将新的信息重叠入现实中,从而你对世界的感知被大大强化了,你对世界的反应也会产生更多可能性。当然这并不是说AR不注重内容,无论是VR还是AR,内容都是 the jewel in the crown,尤其涉及到游戏与其他娱乐。但AR对内容并无完全的依赖,因为现实世界可以是最好的内容,AR要做的是让这种内容变得更有趣。

  另外,AR的体验可以是不中断的,比如你玩Google Glass,你可以一直使用持续使用,在生活的方方面面点点滴滴里不间断地使用;但是如果你用VR设备玩游戏,那么妈妈一喊吃饭你就必须要先按暂停。因此AR的最大潜力可能是提供一种生活方式的革命,而目前来看,VR只是提供一个炫酷的平台,类似于出一款新的游戏机或一种新的电影院。

  高盛预言在未来AR会比VR发展得更快更好。他们做了个类比:VR之于AR,就好比是台式电脑之于智能手机,一个需要你身处安全的环闭的空间内,而另一个可以带你出门带你飞。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8张

  熟能胜出?

  几个AR界的壮士

  高盛关于AR/VR产业的报告里提到在AR硬件方面,目前有如下几个主力壮士正在为之奋斗。简要介绍一下。

  1. 微软Microsoft HoloLens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9张

  万众瞩目的全息投影眼镜,高光率让人吃不消。HoloLens是微软为Windows Holographic这个AR平台推出的主要设备,为Windows 10提供AR支持,因此不止是对游戏娱乐,HoloLens对其他的多种应用都可以起到增强体验的奇效。HolenLens的消费者版仍然处于跳票状态,但研发者版已经在今年三月发货,售价3000美元。从已经宣布效忠的一些AR应用来看,HoloLens目前能做到以下这些:

  Holograms:将3D物体放置你的周围并予以亵玩,比如走兽、比如舰船,比如冥王星。HoloStudio3D模型与3D打印。

  HoloTour3D虚拟旅游软件。

  RoboRaid: 游戏,在你身处的环境里打怪。

  Holographic Workstation: 花旗研发的3D交易平台,想象一只只股票漂浮在半空中,你用手抓上一只,K线图浮在你的面前。

  等等等等。

  难怪微软CEO Satya Nadella 最近乐呵呵地说,Pokémon Go和任天堂的胜利也是微软的胜利。布局AR多年的微软正在等着大风吹来。

  2. 谷歌眼镜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10张

  这是一款典型的over-promised 然而under-deliveredAR产品,曾经众望所盼的颠覆没有如期而至,最终在20151月停产停售。对于谷歌眼镜为什么会失败可以写一篇论文,如隐私问题、产品外观、电耗等等,这里也无意展开。不过天降大任于斯人,颠覆级别的产品不顺是自然而然的事,好在谷歌这种巨无霸挫得起实验的失败,她仍然在努力。另外在某些领域谷歌眼镜仍然混的风生水起,比如一些医生对其依然爱不释手。

  3. Magic Leap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11张

  这只独角兽目前估值45亿美元,2014Google领投B轮融资5.4亿,阿里爸爸领投了刚过去的C轮融资7.9亿,蔡崇信入Magic Leap董事会。大A股的华策影视和利亚德也有参股。这家公司神秘到没朋友,外界对其产品还是基本靠猜:因为其目前没有发布任何产品,只有各种流言蜚语与公司时不时发布的一些科幻片一般的小视屏。有兴趣的可以上他们的网站感受一下这些小视频带爱的心理冲击。此司的远大理想是用AR技术来取代电视和个人电脑,目前为止我们尚未得知要通过何种方式成其宏愿:是头盔?是眼镜?是裸眼光学成像?我们都不知道,我们只知道这家公司在独角兽的兽榜中名列前茅,还有他早期的一些专利文件就如同科幻小说。对了不要太执念于Magic Leap上那些开人脑洞的神奇小视频,他们还不是现实,仍然只是特效。

  4. Atheer

Pokemon Go:一曲AR乍起的战歌! AR游戏 第12张

  这家公司有盛大参与的身影,其产品是智能眼镜AiR。因为直接面向企业型用户,产品受众主要受众包括维修工、装配线工人、测量师和医疗保健专业人员等等。基本上其产品的追求是为了实现工作的脱电脑化,不需要借助电脑之类的媒介,用智能眼镜即可看到空中的信息,并实现与平台的操作和互动。正如前文所言,AR技术的核心是增强对现实的感知,并增加对现实反应的可能性,达到与现实世界的互动。

  结语

  零零碎碎对AR做了一些介绍,希望AR的概念从VR中能独立,不再被人当做VR斜线后面的表弟小跟班。至于AR或是VR抑或是将两者合体而出的MR (mixed reality混合现实)谁更有未来,这是个仁者见仁的问题。我个人认为AR更有可能在不久的将来转化为我们生活方式的一部分甚至就成为我们的生活方式,正如Pokémon Go已经让我那些不爱运动的基友们逐渐适应了晨跑与夜奔。

  The next big thing is around the corner.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