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首页 » AR测评

新版《第二人生》Project Sansar体验测评

2017年06月23日 08:20:4022660YIVIAN

当《第二人生》在2003年推出市场的时候,只需几个定制的酒吧和无线可能性的承诺便可以让用户沉迷于虚拟现实这一概念。现在已经来到2017年,我们的标准也比以往高了一些。简单的麦克风和内容创建软件难以实现所谓的“沉浸感”。现在,《第二人生》开发商林登实验室希望通过新项目《Project Sansar》满足2017年的标准。

《Project Sansar》是一个可以让用户随意创造内容的虚拟世界,就像《第二人生》一样。在三年半前,发行商林登实验室开始打磨他们自己的引擎,让用户根据想象在VR中进行创造。然后,基本上所有人都可以在里面一起社交,一起玩。有夜总会,有俄罗斯语言学校,有一座水下的豪宅,只要是用户喜欢的东西都应有尽有。在日前的纽约市演示活动中,《Sansar》公关总监彼得·格雷(Peter Gray》将其称作是“VR的Wordpress”。(注:Wordpress是一款个人博客系统,用户可以在相应的服务器上架设自己的网站)

新版《第二人生》Project Sansar体验测评 AR测评 第1张

目前只有2000名特定的虚拟艺术家、建筑者和设计师允许访问《Sansar》,但这个虚拟世界的beta版本将在夏季下旬向所有人开放。用户只需支付一小笔订阅费用即可访问登录。随着《第二人生》的人口已经从2013年的数以百万计缩减到现在的大约80万左右,人们渴望一个全新的、前景广阔的虚拟世界。

在演示活动中,格雷和《Sansar》产品副总监比约恩·劳林(Bjorn Laurin)让我戴上了HTC Vive头显,并把我传送至《Sansar》中的“禅意花园(Zen Garden)”区域中。在那里,我遇到了《Sansar》的另一位产品总监,身穿一套可爱绿色恐龙服装的杰森·哥尔斯顿(Jason Gholston)。这个禅意花园非常瑰丽,有着电影级别的天空和精心刻画的草地纹理。哥尔斯顿告诉我如何在VR中行走,以及进行传送的方式。

新版《第二人生》Project Sansar体验测评 AR测评 第2张

我跟着哥尔斯顿走进了一个整洁的小花园中。我们在里面玩丢沙包这样的草坪游戏,令人感到惊讶的是,沙包有着逼真的重量。随后我们传送至一家电影院中,一个充满着可任你毁坏的弯角的娱乐室,一间有着《爱丽丝梦游仙境》风格迷宫的小朋友卧室,以及我最喜欢的埃及古墓。要知道,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在得到埃及国家古物部的许可才能得以进入。在这一系列的场景中,《Sansar》场景中的细节水平令人十分震撼。

同样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有哥尔斯顿的面部运动。《Sansar》正在开发一种全新的面部识别软件,虚拟化身的嘴形可以匹配用户的说话。这就像是初音未来的软件一样,但让整个交互融入至《Sansar》的“沉浸感”中,使得这个空洞的流行词似乎在突然间有了实际的意义。

新版《第二人生》Project Sansar体验测评 AR测评 第3张

《Project Sansar》正在推动VR的发展。在《Sansar》的品牌推广和预览中,用户似乎只能通过VR头显和外设进行访问,在官网上,林登实验室将《Sansar》称作是“针对社交VR体验的平台…将能普及VR”。所有人都能通过PC探索《Sansar》,就如同《第二人生》一般。格雷解释说:“我们首先面向的是VR。我们现在把《Sansar》看作是一个主要是创建社交VR的平台,同时又可以通过PC访问,而不是一个(跟《第二人生》)同等的PC平台。”

格雷强调,《Sansar》并非是为了提升或取代《第二人生》。这是好事情,因为《第二人生》成为创意温床的原因正是大众设计这一理念。虽然UI十分棘手,但《第二人生》在早期互联网时代被认为是人人平等的创意空间。由于VR的成本高昂以及技术障碍,《Sansar》将难以在短期内达到《第二人生》那样的高度。在谈及VR社交平台的生存能力时,劳林表示:“《第二人生》已经走到了第十四个年头,我们不是仅仅只做了4个月或是一年。我们早早便已经起步。”

对《第二人生》来说,许多用户都是那些在2003年真诚地相信虚拟世界是商业和人类关系未来的人。来到2017年,很明显他们并不全然正确。但他们一直都是拓荒者,就像现在《Sansar》中的早期创作者一样。但愿《Sansar》的VR努力不会吓跑他们最大的王牌。

评论列表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